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激情  »  客栈人肉—3
客栈人肉—3
 


(2)

看着已近子时,一直在坐在厅堂里守候的店小二来到了青青沐浴的屋子前,听了听里面的动静,便自己在柜上取了几只牛油大蜡,在大堂里一连全部点上,把整个大堂照得通亮,便就径向两边的厢房而去。

那小二似乎是轻车熟路,先到东屋,用匕首把门开了,走进去,点上蜡烛举着来到床边,一手举蜡,一手撩开帐子挂好,见两个姑娘同盖一床大被,脚对脚睡得正香。小二一把掀了被子,露出两个少女美妙躯体来。见两个女孩都穿着窄小的肚兜儿和短短的亵裤,露着雪白的肩膀和光脊梁,还有修长的小腿和纤柔的弓足。小二看得有些兴起,不由自主地在两个少女胸前各摸了一把,见两人毫无反应,便顺手封上她们的几处要穴,弯下腰去,左一拖右一拖,把这两个昏睡中的半裸女侠拖过来,一边一个挟在腋下,搬到外面的大堂里,往正中的大饭桌上一放,又回头出来拨开了西屋的门,不多时,青青的四位小师妹便一个挨一个躺在饭桌上,她们都是青青在本门年轻女弟子中精挑细选出来的最出色的美人,而现在四个人都是肚兜儿亵裤的,香艳之极。

这店小二本来是一个亡命江湖的江洋大盗,仗着有点武功,见财劫财,见色劫色,无法无天,只求自己痛快,后来逐渐臭名昭着,在江湖上孤立起来,只能秘密地存在。直到遇上了木皮散客,才被收伏下来做了手下,可是脾性却没有更改。那木皮散客也不多加管束,只要你把事情做完就行。

这晚他先是看见散客在房内制服了袁灵儿,后又见他进了柳青青洗澡的屋子,立马就兴奋起来。他知道那老头是个淫魔,还喜欢采阴补阳,他曾亲眼见到,这老头为了治愈毒伤,把一个处子从黑发干到白发。想到美丽的、武功很高的女侠正在被淫魔强奸摧残……这样的想像令他兴奋不已,而最受不了的是这老头和那两个大美人此起彼伏的做爱声还不断地刮进他的耳朵,现在机会来了。青青身边那四个如花似玉的小师妹,已经全都被他迷倒在床上任人宰割了!

「那老头只要我解决掉那四个丫头,并没说要怎么解决,哈哈!」

他爬上餐桌把离自己最近的少女拖起来扛在肩头,左手揽着她的膝弯,右手把她两条光裸的小腿和脚丫摸了半晌,还抓起她的一只脚腕,反折起来,将那一只玉足放在自己脸前,半迷起眼睛嗅了很久,仿佛十分香甜似的。然后,他隔着亵裤慢慢抚摸着扛在肩头的少女的屁股,摸够了,又把手指伸进她两腿中间,仔细感觉着她前后孔窍的位置。这一切都享受够了,小二就肩膀头上把女孩儿肚兜儿的带子解了,再一把拉断她亵裤的带子,把亵裤褪了下来……

一会功夫,这四位妙龄少女都已经精赤条条,八个或大或小的乳房,都硬净地挺立在胸前,有的象反扣的小碗,有的象没发开小馒头,有的象只新剥的尖笋,还有的象没有熟透的桃子。而她们的阴毛差别更大,有一个黑油油呈三角形了,有的颜色就比较淡,还弯弯曲曲的,有的还很稀疏,不能布满阴阜。阴户也是,色泽上有深有浅。有的是粉红色,有些就颜色略深,是成熟的浅褐色了。形状上有的阴唇肥腴,有的窄而细薄,还盖不过阴道口呢。那小二绕着桌子来来回回地转了几圈,仔细观看这四个女孩无遮无拦的裸体。看完了,便把这四个一丝不挂的白花花的身子都地作一字并排横陈桌上,双手任意猥亵狎玩。

小二比较了一下,由于已经平躺,姑娘们的乳房看上去要小了些,那些本来乳房就比较小些的女孩,就成了小小的凸起。不过四个少女都很美艳,难以取舍。
那小二便先把看上去年纪最小的那个女孩拖起来,一手抓住她两只细腕,另一手拿住她两只脚踝,将她面朝天拎起来,移至身旁。这个女孩有着一张甜美可爱脸蛋,确是个人见人爱的小美人儿,不过那女孩的双乳虽然尖耸,但不是发育得很完全,像圆锥硬硬地耸起,乳晕是粉红的,乳头很长,挺得很硬,小二一只手抓住这冬笋一般尖尖的小乳,一边把手伸在她两条柔嫩的玉腿之间,亵玩着她处子的阴户。很快一股清流自她两腿间那软软的茸毛中间涌了出来,滴在床上。他便抓起她两条玉腿,让她的双腿呈极限分开,先饱览一阵她的阴户,然后将袒露的阴部拖到自己身前,肉棍顶进了滑腻的蜜桃缝里。他感觉到处女膜的阻挡,同时也感觉她的阴道里很温暖。小二双手捏紧她的小蛮腰,下身一挺,就把那条大肉棒塞进了少女处子的阴户中。接着迎面将她搂在怀中,一手揽背,一手抱臀,挺起肉棒就在她的轻盈的身子里抽插了起来。那女孩忽然悠悠醒转,先是疑惑地看着周围的一切,然后便突然明白了似的拚命挣扎,呼救。然而,穴道被封,内力无法运转,她只能象一个平常女子一样用蛮力抵抗这个壮汉,那就象是螳臂挡车一般,无论她怎样挣扎,充其量是细软的娇躯蛇一样地扭动几下,丝毫也不能摆脱。空荡荡的厅堂里除了「噼啪噼啪」皮肉的拍打声更是死一般寂静,疲劳使她渐渐慢了下来,最后绝望地停了下来,泪水在眼眶里打着转。就在她到达少女生命中第一个性高潮的时候,小二也把一股滚烫的精液射进了她的身体。

第二个是个圆脸的姑娘,乳房倒是基本发育成熟了,很丰满,象两个发胀的馒头,可爱的乳头翘翘着。她的阴毛很茂盛,布满了整个阴阜。阴部的那道肉缝细长,紧密地闭合着,小阴唇只露出了一点,而阴蒂则羞答答地藏在小阴唇里面,看不到。小二仔细玩儿遍了她的全身,发现四个女孩里她的屁股最是丰满圆润,于是将她跪趴在桌上,把她的滚圆的小屁股抬高,然后半跪在她的后边,将自己的肉棍在那雪白的屁股上蹭了足有一刻钟,这才双手抓着她的胯子,略一用力,处女膜微弱的抵抗被彻底粉碎了,阴茎已经顶到了底部,全根没入了。处女的阴道立刻紧紧包围着阴茎,那小二双手掐住女孩细软的柳腰,冲着她毛茸茸的私处大出大进,狠狠捅进花心,发出一下下「噗哧,噗哧」的声音。不时还手伸到下边去摸她的吊在胸前的乳球。昏睡中的女孩在奸淫之下,口中开始无意识的呻吟,秘洞中淫液不停流出。没多久,女孩全身起了一阵痉挛,阴道韵律性地一抽一抽的,小二也给她这样一夹一夹的弄得阴茎急剧胀大,很快就要到无法回头的那一点,他加快了抽插,终于忍不住嘶吼一声顶住阴户把体内精粹一股脑射了进去。
轮到第三个女孩了,那是一个瓜子脸的清秀少女,在她那凝脂似的俏脸上,绽放著一股静秀体闲、清灵典雅之气,细看之下,委实可比青青。不过那小二最喜欢的是她那蜜桃般的酥乳和迷人的背臀曲线,哪一边也割舍不下,于是便把她侧身放着,弯起两腿,一手抓着她的奶子,一手摸着她的翘臀,自己跪在她身后,小二握着沾染了前两个少女淫液和贞血的阴茎,压在姑娘的阴唇之间摩擦滚动着,尽管射过两次,可肉棒又立刻坚硬高挺起来。等到把她阴户弄得湿了便向阴道挺进,这女孩儿的阴道口非常狭窄,小二大肉棒很困难才进去,又被处女膜挡住,那人可是从不会邻香惜玉的,长驱而入,溜地一下完全插了进去,直接就捅穿了她的处女膜,那熟悉的很滑,很热的感觉马上包围了阴茎。他一边摩挲着这个清丽少女的嫩滑修长的大腿,一边在她的阴道里面来回冲刺着。

那少女醒来,发现了自己的处境,却没有象前两个女孩那样挣扎,只是闭上两只秀目,任泪水从眼角流出。小二把她玩儿了半晌,虽然把她阴户操得湿淋淋了,却没有了制止她反抗时的那种趣味。

小二感到有些索然无味,躺回桌上去,坐在她背后,搂着她的酥胸,让她坐下来,自己套上他的阳具。他托着她的美妙臀部让她上下套弄了几十次,如此干了大半个时辰,女孩已呼吸急促,吐气如兰。突然,她两腿剧烈地抖了抖,收紧又伸直,两臂一松,花心一阵阵痉挛,一股炽热的少女淫水,从她子宫里直冒了出来,要不是他紧贴着她狭窄的甬道,龟头恐怕早已被淫水的推力推到洞口。
由于受到少女淫水的刺激,再加上被她烫烫热的淫水一浇,肉棒更为粗涨,不禁搂紧了少女浑身发颤的娇躯,不管她死活用足了力气,一起一落,继续狠干。
就像雨点似的点撞着花心。少女娇声连连,连丢泄了好几次,小二也快到极限了,最后,他大喊一声,直抵花心,把一大腔热辣辣的精液全部射入她的子宫。小二十分满意地抽出肉棒,溶化的精液立刻汨汨地从她的阴道流了出来,顺着大腿流了下来,在臀部形成了一滩。

最后的那个少女是一个纤细英挺的标准美人,细细挺挺的鼻子下,细薄的双唇画出一道美美的弧线。粉白的脖子看不到一条浮筋,脖子下方一对半截柚子大小微翘的乳房轻轻颤动着,杨柳细腰柔弱无骨,平坦如嫩豆腐般的小腹上点缀着细细浅浅的一窝肚脐。特别是她的耻骨十分高耸,在小腹下端尖尖隆起,阴毛也是最浓密的,直看得小二阴茎再次坚挺,血脉沸腾。小二尽管已经射了三次了,身体快吃不消了,但经不住美人的胴体的诱惑,便照着刚才路数,让将她俯卧在桌上叉腿翘臀摆了个最羞耻的姿势,自己合身压上,从屁股后面插进去,连阴户带屁眼顶了个够。只干得那可怜的小美人娇呼惨吟,死去活来,白眼频翻,高潮连连。直到最后那小二已经没有力气再去操穴,只好躺在桌上,搂抱着这四个白花花的身子沉沉地睡去。

不知休息了多少时间,那小二才醒了过来,天还未亮,只见四女依旧昏迷不醒的横陈在桌上,那刚才时不时还能传来的女人叫床声的散客屋内,此刻也早没了动静。他打量着眼前这四具窈窕迷人的胴体,心想:「既然这几个小美人已乐死过去了,而且迷药的效力还未散尽,大可以解开她们的穴道来玩了,否则,总是死鱼一条,不够爽快。」便解开了四个女孩的穴道,于是在这破败狭小的客栈中,又是一阵肉色生香,只看到一幕幕情景上演的是如此的精彩:一个黑壮的丑陋男人在四个雪白俊俏的少女之间,轮流运动抽插着,似要压榨出她们的每一滴汁水。少女的呻吟声音更是此起彼落,潮湿的空气中充斥着男人快意的呼吼粗喘和女人似痛苦又似快乐的呻吟娇啼,尤其是那肉肉相撞的「啪啪」声和那「噗滋噗滋」的入穴之声,更是绵绵不绝,绕梁回荡,显示着这场风流阵仗之空前激烈。
此时屋外早已是暮色沉沉,山林间一片死一般沉寂,而客栈里却灯火通明,洋溢着一片春光,一只不知名的怪鸟在屋顶稍作停留之后,发出几声怪叫,扑扇着翅膀飞走了……

等到小二终于鸣金收兵时,四女都已被蹂躏的奄奄一息、快活地昏晕了过去。
小二得意望着四个小美人一个个呈大字形的瘫在桌上,胯下私处全部一片狼藉,分明是刚刚自己的成绩,长时间的奸淫令她们的阴道与屁眼都无法闭合,白色的精液混杂着阴精与鲜血,自那两个抽搐着的洞眼中不断流出,状极香艳。
眼看着天快放亮,也该到了他解决这些女孩的时候了。小儿伸脚踢了踢她们柔若无骨的身子,一双色眼仍自恋恋不舍地在她们玲珑剔透的身子上留连不已。
望着这四个如娇嫩的杨柳枝般窈窕迷人的少女,心想,这几个丫头真是不可多得的尤物,就这么宰了实在太可惜了。就算废去她们的武功当妓女卖到扬州的窑子里,个个都保准卖个大价钱。

不过散客得命令他可是不敢违抗的。那小二来到那个英挺秀丽的少女身前,心想自己在这个小丫头身体里操过的次数最多,就先送她上路吧。当下抓过女孩的肚兜,在她狼藉的下体胡乱一擦,伏身而上,一记拨草寻蛇,粗硬的阳具「吱溜」一声,故地重游,再度进入那湿淋淋的肉穴,轻车熟路地抽插起来。

昏睡中被操醒的女孩此时已是一副逆来顺受的样子,即使穴道已解,她也毫无一丝反抗的意识,乖乖的把两腿放在了小二的肩上。随着小二粗大的肉棍深入女孩下体肉穴,女孩脸上亦是一副陶醉的表情,口中发出丝丝呓语,双手搂住小二的腰,小二的手有力的掰开她的臀部,挺直的肉棍又强力又有劲地冲激着她,直达肉穴深处。小二抽送的又快又劲,火烫的肉棒直烙着女孩柔软的肉穴嫩壁,她拚命地向上顶挺着,旋转着屁股,完全就是一副婉转承欢的浪态,不知廉耻地迎合着,那紧窄肉穴中淫水不住滑出,肉棍既被紧紧吸着又是抽插极便,教小二更加狂放,狠命抽插着女孩的肉体,桌子上流的已经尽是他俩的汗液和淫水。
然而,这时小二的大手已悄悄握紧了这个美女的脖颈,他眼里突然闪过一道杀意,猛的卡住了这个俏美人细嫩的脖子,而那女孩居然几乎也在同时双腿绞住小二的脖子,一对刚才还在交欢的男女转眼间就欲置对方于死地。原来这个不甘心屈服少女亦早有意想借此机会绞杀这个淫贼,只是未曾想到这家伙要比自己想像中还要狠毒。这对男女就这样一边继续着交欢一边虽拼尽全力要杀死对方,渐渐的双方都感到喘不过气来,眼前开始发黑,但谁也不能放松,那小二是壮年男子体力本就强于女子,但习武女子的双腿力量也是不弱,双方处于僵持状态。此时小二在气窘之下提前进入了高潮,炙热的精液一股一股直射在少女的羞赧花蕊上,在这一射的刺激下少女的双腿不由自主的一软,小二感到脖子压力大减顿时精神一振发狠的狂掐对方的玉颈,少女开始两眼翻白,满脸涨红,香舌亦吐出唇外,胸口大力起伏,漂亮的乳房震颤着,最终全身痉脔抽筋抖个不停,两脚踢动的幅度越来越浅,最后伸直着腿夹着小二抖着抖着,肚子里剩下的尿液「哗」地一下全撒了出来,而小二的阳具也感觉到少女的阴道中开始一阵阵的抽搐,她也随着精液的冲击和失禁的爽快而达到高潮了。这时的女孩才仿彿完成了最后一件事,发紫的脸上扭曲的表情开始恢复平缓,馨香小舌也收短了些,温热的尿液还在一阵阵的喷洒出来,像一座白玉雕成的间歇喷泉一般,终究气竭尿尽,身子蠕动了几下,头一歪就完全不动了,黄黄的尿液湿淋淋地沿着挂在桌子一侧的玉腿凄惨的流了一地。

那小二惊魂未定的看着眼前香艳的尸体,也暗自庆幸居然如此侥幸的逃过一劫。这才打定主意将剩下的三个女孩子全部仰躺绑在长凳上,为了避免再出现刚才的险境,他把每个女孩的双手反绑在板凳脚上,双脚张开置于板凳两侧,这样一来,少女们原本欲遮还羞的重要部位,明显的突出挺露。

待固定好之后,小二就光着身体跪在那个圆脸女孩的板凳旁又开始玩弄她的身子,双手揉摸着粉嫩如豆腐般的胸部,搓着细细圆圆光滑平坦的腰腹,摸着光滑细嫩由松软变硬滑的阴部,亲吻着软软的嘴唇,并从脖子、乳房、小腹、阴部一路亲吻下来,又舔又吸又哈气的搞得这个半昏半醒的小女孩浑身乱颤,张大嘴巴娇喘不已,水蛇似扭摆着纤腰,拱起臀部急急摆动,因刺激而分泌的爱液流的一屁股湿搭搭的,小二先将肉棒在女孩小嘴里一番搅捣,等到自涨得难受。便双手捏住女孩两片肥腴的肉瓣,向两边地分开,将已经变得坚如铁石的下体,缓缓地、有力地捅进那女孩丝丛茂密的阴户里……

小二这回没有再使用扼颈的手法,一来像刚才那样掐脖子费时费力,二来女孩本来漂亮的玉颈也会因此而掐出了难看的紫色掐痕。因此小二那两只在少女全身上下游走的大手,转而移到女孩的胸脯上,然后飞快地点中了她胸口一连串的穴道。女孩突然感到自己啲气管仿佛被人捏住了一般。再也无法吸进一丝啲空气。
本已因情欲而变得欲潮红脸色现在红艳得仿佛要滴出水來。小二感觉到怀抱中的温软肉体开始有了窒息的反应,喉咙中喀喀作响,酥胸起伏的节奏越来越急速,乳房变得发硬肿胀,纤细的腰肢向水蛇一般的上下左右扭动不停,白皙水嫩的双脚在空中漫无目标的一会儿踢蹬着、一会儿又夹得老紧,不断挺起放下的臀部让嫩穴迎合着小二粗壮的阳具,加上阴道一阵紧似一阵的收缩,小二动都不用动就可以享受阴部带来的强大刺激。少女挣扎踢蹬的力道越来越强烈,小二只能紧紧抱住这美丽窜动的娇躯,好象抓着一尾特大号的泥鳅。

没多久,女孩开始反复地屁股抬高,以夸张的姿势弓起身子抽筋,柔软的屁股啪啪啪地打着板凳,开始濒死前的痉脔反应,全身肌肉一下子绷紧紧的剧烈抖动,一下子又放松开来软绵绵的似一团棉花,最后眼睛已经完全翻白,牙齿咬的磕磕作响,终于,女孩最后一次高高的挺直自己的腰肢,连无骨的乳房都被绷得直立起来,然后便像一片飘零的落叶无力的落回了凳子,小二也适时地把自己的精液射进了她的身体。看着从阴户里汹涌流出的精液,小二突发奇想,他用力的摁了一下女孩的小腹,只见浓稠的精液像喷泉一样喷了出来,仿佛是少女未死时放出的尿液一样,小二这才满意的放开女孩的尸体。

接着轮到那瓜子脸女孩了,小二依样画葫芦。这个清秀苗条的少女在经过一串遍及全身的迷人痉挛之后,也平静了下来,乖乖地挺死在长凳上。但还嫌不过瘾的小二干脆将女孩的绳子解开,将软软的尸体平放板凳上,继续将阳具插入又紧又滑又嫩的青春少女阴道里,大阴唇小阴唇随着抽插翻动着,女孩眼睛嘴巴都呈现半张开的状态,头歪在一旁,手脚如玩偶般软软的垂向地面,小二一面抽插一面抚摸着女孩略显紧绷的光滑身躯,搓捏着微微隆起的硬着一团肉乳房,亲吻着女孩半张开的小嘴,闻着还微微带有麝香味的少女气息,只觉得跨部一阵苏麻,呻吟着将精液一股股送进柔软且尚有余温的美丽尸体。

最后一个断气的是那个那个年纪最小的女孩,这个看上去最娇柔的女孩,她的生命居然比预料的要坚韧得多。在她的三名师姐都已经过了咽气的功夫里,她还在有一下没一下地踢蹬着。将这个青春少女的所有精力都发泄一空,在生命中的最后一个,也是最快美的一个高潮中,满意地咽气了。小二的龟头经过她刚刚痉脔时的阴道用力吸夹,濒死前的不自主剧烈抖,再加上热热的尿液喷泄而出,只感觉脑筋一片空白,累积的酥麻爆炸开来,一股股浓热的精液射入女孩的身体里……

四名千娇百媚的美娇娥,最后全部静静的躺在桌凳上,一动不动,失禁的尿水从她们诱人的阴户羞涩地淌出来,滴答在青石板的地面上,那张大饭桌已经被血迹淫水尿水搅啲一片狼籍腥臭难当。

小二终于把刚刚献给他贞操的少女们一个个被奸死了。看着这四个少女被他玩弄过后,先后变成了没有了生命气息的香艳肉体,小二发出得意的刺耳笑声:「嘿嘿,看你们平时一副自命清高的样子,不将本大爷放在眼里,如今还不是一个个光着身子将被本大爷奸死了么,哼哼,连骚尿都给干出来了!真想不到平时看上去一副清纯可人模样的美人,也会泄出这么骚的尿来!」

店小二把四个女孩的尸体一个个搬到屋后的厨房,那里说是厨房,其实更像个屠宰场,那散客过去将掳来的女子玩死后就交给小二在这里毁尸灭迹。小二将她们全部双脚捆住倒吊起来,四个少女细嫩的胳膊和柔顺的秀发垂落在下面的血槽上,整齐的排成一线,凹凸有致,曲线优美的肉体悬吊在空中显得相当诱人。
小二走向那个差点用腿绞死他的女孩身前,她的身体洁白无暇,毛茸茸的阴阜正对着他的脸。四个女孩里就数她的耻骨隆得最高,比较显眼,阴毛也是最多,小二最后一次捏了下那鼓鼓的肉丘,然后手指拨开阴毛抚摸着她的阴唇和里面长长的阴蒂,但永远也不会听到这个美丽而倔强的姑娘的呻吟声了。他把手指插进女孩的阴道,里面的肌肉反射性地抽搐了几下,仿佛她销魂地高潮的那一刻。
宰杀开始了,小二左手抓起这个少女的头发往上一提,使女孩的脸部朝下对着血槽,右手握着长长的尖刀对准女孩的颈口刷的一下刺了进去,当长长的尖刀刺进女孩身体的时候,女孩的肉体反射性地抽动了一下。尖刀抽出来,鲜血随之从刀口喷涌而出,哗哗的泻入血槽。小二手上的尖刀滴着血,手上也沾满了血。
女孩两条雪白的手臂也沾满了鲜血,被染成了红色。

小二开始清洁女孩的下体,顺便刮掉她了阴唇上浓浓的两列阴毛,等到从女孩颈部的刀口冒出的血流越来越小,渐渐变得只有点点滴滴。便用尖刀在女孩裆下割了一圈,准备取下她的外阴,可是这莽汉不精通女人体内各器官的结构,竟然连着子宫和卵巢一同拽了出来,刚才被射满了精液的子宫更是鼓鼓的裸露在他眼前。小二摘下那女孩的两颗卵巢泡进了自己的药酒,然后在阴道根部一刀切下了这只涨涨的子宫,准备把这只盛满自己精液的子宫清洗干净后自个烤来吃,剩下整块连着花径的外阴被则丢弃到一边。

接着小二又挖掉了她的两只乳房,然后左手捏住女孩的阴阜,手指深深地抠进女孩下身刚被挖出的窟窿里,右手握着尖刀,刀锋对准女孩的阴阜上方最厚肉的部位刺了进去。锋利的刀刃沿着淡淡的腹线划过女孩柔嫩的肚皮,一直延伸到颈部的刀口方才停住。滑滑腻腻的肠子夹着体液呼噜一下涌出,顺着女孩的胸部滑下,小二不停地用两只手在女孩的腹腔里掏挖着,肝脏,胃,肾等器官一个接着一个摘了出来,把姑娘的膀胱扯出来时,里面已经是没有尿了。最后只剩下一根小巧的直肠拖着连在屁眼儿上。小二左手捏住紧连屁眼的大肠头往下抹了抹,右手拿着手中的小刀,把刀尖深深地刺进直肠边的肉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