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人妻小说  »  主播的人妻—1
主播的人妻—1
  办公室内,陈总编己脱得一丝不挂,陈总编的那一根阳具又大又粗,那臂儿似的阳具约六七吋长,阳具上面的青筋都暴突出来,尤其是龟头又红又肥,两只睪丸更是大得像鸭蛋晃东晃西的,没想到肥胖的陈总编,居然有这么大的阳具。
婉华一副又怕又吃惊的样子,但两眼像被电着看着陈总编那根吓人的阳具,双眼再也移不开视线。美女被人强暴的镜头总是能让男人格外兴奋的。
『婉华!求求你帮我揉!』陈总编抓住婉华小手向胯下拉去,婉华犹豫了一下,终于蹲下身去伸出纤纤玉手,陈总编闭着眼睛享受着婉华温柔的抚摸,婉华一边用手上下套弄陈总编那根阳具的阳具,一方面仔细的审视这根令人为之讚叹的杰作,陈总编那根阳具光是龟头就有婴儿的拳头那么大,有点长又不会太长的包皮,整根黑中带红,加上爱在根部的两颗大阴囊,婉华的心跳不自觉的又加速起来。
『舒服吗??』婉华小声地问,脸上充满真诚的关切。
『舒服…舒服…但…求求你…帮人帮到底。』陈总编吞吞吐吐地说,眼光热切地看着婉华高耸的胸脯。
『你们男人真是的,自己不也长着手,为什么硬要人家帮你?』婉华软歎了口气,用手敲了敲陈总编那粗壮耸立的阳具。
陈总编见婉华未生气道:『就是不一样嘛!我知道你心肠最好,玉手也最柔软,比我自己弄的不知好过多少倍。』说着陈总编硬是将粗壮的阳具塞进婉华的手心。
婉华嗔着摇摇头还是握住陈总编的阳具,陈总编将阳具在婉华手心裏抽动了两下,婉华吐了口唾沫涂在陈总编那圆溜溜的龟头卖力套弄起来,婉华的双乳随着套弄不停地晃动荡起阵阵乳波,陈总编快活地哼叫着,突然一伸手握住婉华那对又颠又晃的乳房。
『我只摸摸而已。』陈总编笑嘻嘻地却乘机用手揽住婉华又肥又软丰臀,婉华的屁股摸在手裏十分舒服,婉华瞪了陈总编一眼继续套弄,一会儿将阳具包皮翻起,一会儿又摸摸睪丸,陈总编的阳具已涨大到极点连马眼也翕开了。
『婉华!你看像我这么又粗又长又壮的阳具,想要是插进你下面小洞,那不知该多爽!想不想试试?』陈总编将婉华的双乳像揉麵似揉着,陈总编发现婉华双乳涨大连乳头也挺起来了。
婉华望着陈总编嫣然一笑,跪在陈总编双腿间将屁股坐在自己的脚跟,帮陈总编套弄着,婉华做得很认真很专注,这时候她对陈总编倒是充满恭顺,眼神中还有点羞涩,可爱极了。
『我真羡慕你老公能天天搂着你睡、抱着你干,如果哪天能让我抱着你干一整天,就算要我折寿我也甘愿了。』陈总编察看着婉华的脸色,阳具却有力地在婉华掌心间磨擦。
『哦……你的小手真厉害,套弄得我全身骨头都要酥了。』陈总编拍拍婉华肉乎乎的屁股由衷地夸道,但底下阳具却硬得更厉害。
『不过!你倒是说说看,我的这根阳具跟你老公相比,哪个比较粗长呢?』
『人家才不告诉你呢?』婉华美眸一垂,小手更快地套弄着阳具。
『我只不过是想比较比较,没别的意思!你是不是也经常帮老公这样弄?』陈总编将婉华的双乳握着,手心将婉华双乳的乳头,上下左右的滑动着。
『讨厌!你故意玩人家的奶子,真是无赖、流氓!』婉华嘴裏骂着,却也不避开任由上司搓揉着乳头。
『反正,我在你眼裏是无赖、流氓,我就是要你说我的阳具是不是比你老公的粗?』上司左手加大了力度,右手却向婉华裙下探去。
『好!好!我说……我说!』婉华显然被摸到私处连忙讨饶,嘴裏发出梦呓般的呻吟,媚眼绝伦的俏脸上春色迷人,像是哀怨又像是无奈。
『说吧!我的阳具粗还是你老公粗?』陈总编的手指挤进了婉华蜜穴裏。
『讨厌!那当然是你的阳具粗。』婉华娇俏一笑,丰满的大屁股却风情万种地翘着摇着,就像一条可爱的母狗。
『是吗?』陈总编十分开怀,紧紧抓着婉华的双乳呻吟着说:『快…快揉睪丸,用小手安抚安抚!』
婉华的乳头经不起挑逗而矗立起来,一手大幅度地卖力翻动陈总编的龟头,一手温柔轻轻握住陈总编的阴囊搓揉起睪丸来,硕大的睪丸就像铃铛似地在婉华指缝间滑来蕩去。
『好玩吗?』陈总编得意地问。
婉华软绵绵的小手紧紧握了阳具几下道:『简直噁心死了』说完
抿嘴一乐。
陈总编龟头底下的血管强壮地跳动着,一波波刺激着充血的粘膜,陈总编狠狠地顶了几下说:『那当然了!你瞧我的阳具多硬多长,要是美人肯让我的阳具插进小穴,保证能把你操得爽上天。』
『呸!又来了』婉华柳眉一蹙认真地道,并停下了手上的动作。
『美人!你想不理我也不行!快点……继续弄………别想偷懒!不然炒你鱿鱼。』陈总编瞧着婉华迷人的屁股,诱人的表情。
陈总编马上又软了下来喘着粗气对婉华说︰『美人你蹲着太累,不如坐到头儿腿上来弄, 好不好?』
『头儿!想得真美!』婉华嘟起嘴像是不情愿地站起来,陈总编一把抓住婉华胳膊,硬生生的将婉华拉坐到怀中,婉华不得不乖顺的抬起腿,以淫乱的姿势跨坐在陈总编身上抱在一起。
『这才是我的好下属。』陈总编乘势撩起婉华的裙子,只见婉华腿根间的唇肉像花瓣一样鲜嫩而有光泽,湿漉漉的阴户散发着腥鹹热气,面对着婉华雪白丰满的屁股和分开的股沟,还有那迷人的小穴,陈总编用二根指头爱抚着婉华阴道,沾着涌出的蜜汁尽情的磨擦翻肿的湿缝,不一会,陈总编掌心间就被婉华阴道留下来的蜜汁,滋润得粘粘呼呼。
『别……别这样。』下体所传来的快感和刺激婉华有生以来第一次尝试到的,强烈的心跳让婉华感到喉咙哽着一团东西。
陈总编又将手移到婉华肛门轻轻抚摸,婉华害羞的闭上双眼咬着下唇,把双腿张得更大,本就修长双长腿在用力的情况下更显得均匀修直,脚背与小腿是成一直线的,脚趾头微微的弯曲。
『你的屁股真大真美!』陈总编讚歎着,一只手从婉华紧致的腹部抚摸到神秘的三角地带。陈总编阳具上盘绕的血管兴奋的啵啵直跳,阳具变得更硬更粗龟冠也透露出饱满的色泽。
『少拍马屁了。』婉华浑身散发出一股撩人情思的韵味,女人家总是喜欢听男人的夸奖的,婉华也不例外。
『我说的是真的!我最喜欢阴毛茂盛的女人,据说阴毛浓的女人性慾很旺。』陈总编将阴毛掇在手上,还扯下几根放下眼底下细看。
『我承认我是色中饿鬼,所以我碰上美人你才会像久旱逢甘露,烈火遇乾柴呀!说真的从你成为我的下属那天起,我就梦想着扑你,想得都快发疯了,你天使的面容、魔鬼的身材、气质、谈吐都让我着迷,而你的大屁股更是让我销魂,每次见到你我的阳具都是硬着想让
它软它都软不下来,跟你跳舞时阳具紧贴顶着你阴阜,恨不能当着大家的面都把你操个死去活来、慾仙慾死。』陈总编色瞇瞇地看着婉华娇豔如花的面容。
陈总编见婉华手握阳具,星眸微闭酥胸起伏像是很陶醉,又不由伸手捧住婉华那端丽的脸颊一阵抚摸,只觉细柔滑腻触感极佳,一时便捨不得收手。
婉华也好似身不由己,初时红着脸鼻中轻轻吐气,继而气喘嘘嘘双手却更卖力地玩弄着陈总编又粗又长的阳具阳具。
『快……快蹲下去,用力帮我弄,我已等不及了。』陈总编说着,阳具越来越硬越来越热,婉华低着头面泛红晕,像是喝酒般的酣颜映在脸颊和粉颈上声音却充满温柔。
『哦……真好……好舒服……』婉华舔了舔唇乖顺地蹲在陈总编胯间,柔情似水地娇脸含羞地握紧陈总编的阳具,小手弯成环状磨擦着陈总编龟冠背面的接合处,并不时用指尖去挑逗两团龟冠间敏感的青筋,婉华深吸了口气调整姿势继续工作,经过一番套弄,陈总编的慾火更炽而阳具粗得像铁棒似的,浪潮一阵一阵推至顶点,陈总编差点失声尖呼,婉华将全身力气用上双手套弄速度加快许多,肥硕屁股不断在陈总编眼前摇晃着,似乎有意想调拨起陈总编的性慾,让陈总编儘快高潮出精。
陈总编不满足的双手隔着衣服抚摸婉华丰乳,婉华里面穿的是火红色的内衣裤配红色丝袜,隔着衣服陈总编已经把婉华的衣扣全部解开,陈总编伸手到了婉华的背后,把碍事的胸罩给解了开来,那对浑圆的美乳从胸罩的拘束里瞬间解放,玫瑰色的乳晕在灯光下格外诱人
,随着陈总编用手轻轻的揉着这对美丽的双乳,婉华的乳房被抚摸得酥麻非常,婉华本能地想要挣脱但只是徒劳的挣扎罢了,陈总编用手指轻摸着婉华如丝绸般细腻的肌肤,从喉咙深处轻声发出欢愉的呓语,婉华全身顿时本能地扭动着身体,下半身更是有淫水不断的从阴道流出,早已是湿了一块。
陈总编对女人一向经验丰富,陈总编一面整治婉华一面看婉华的表情,从婉华的神情看出她已经屈服,开始舒眉挤眼,知道婉华已经开始动情,可以任凭恣意妄为,于是陈总编一手搂住婉华的柔软腰肢,温柔且轻轻地将嘴移到婉华象牙般细腻光洁的脖子上,在婉华光洁如玉的脖子上吻了起来,婉华任由陈总编舔着脖子。
陈总编将舌头伸进婉华的耳朵轻咬婉华的耳垂,婉华舒服的喘口气,陈总编将脸贴上去吻在婉华秀美柔软的樱唇上,婉华面色娇媚无比地白了陈总编一眼,佯嗔了一句伸手想把陈总编推开,可是却使不出半点力量,陈总编的舌头努力的想伸进婉华嘴里,陈总编的嘴顶开婉华的唇放肆地用舌头舔着婉华整齐、洁白的牙齿,随着陈总编不停地入侵,婉华不自觉地张开嘴,放弃抵抗紧合的牙齿重新开启了,陈总编乘虚而入随即吐出舌头,舌尖抵着婉华的牙龈反覆挑弄,她不得不仰唇相就,两人嘴唇紧紧地贴在一起;陈总编火辣辣舌尖在婉华嘴内游动,激动地挑逗着婉华,婉华无法克制自己吐出粉嫩的香舌,跟陈总编的舌头纠缠在一起,任其陈总编吮吸着自己的唾沫,婉华发现自己居然热烈回应陈总编的交缠,陈总编的唇离开婉华的唇时,婉华伸出舌头与陈总编的舌间在空中交缠,婉华以前从没体会过的,接吻居然能产生这么大的快感。
这时陈总编的嘴沿着乳房上的乳头,一路舔着直到婉华的小腹,陈总编的粗舌还伸进婉华的肚脐转动,陈总编的舌工真是一流,从来没体会过肚脐也能有这样的快感,酸中还带点疼痛,刺激的婉华两腿发软差点站不住,那只有一小点要舔不舔的接触,让婉华全身都不对劲,想要制止又想要陈总编的矛盾心情,让婉华相当难受;接着婉华的火红色透明丝袜,被陈总编褪到大腿上,陈总编的嘴咬住婉华的内裤的蕾丝边。
婉华双手掩面,这是婉华现在唯一能作的最后保护,陈总编一口含住了婉华左边的乳头, 婉华偷偷的『嗯……』了一声。
陈总编的手闲不下来,寻着了婉华的的裙头,一抓一鬆之间已经解开来了,陈总编又将婉华的长裙用力的抽起,婉华配合地抬起双脚让陈总编脱去。
陈总编的左手抚在婉华的小腹上,嘴上吸的用力,让婉华辛苦的皱着眉头,手掌再一滑包住了婉华整只阴户。
『啊……』婉华要塞失守,眉头皱得更紧了。
陈总编的手轻盈的挑起婉华的情绪,没有多久,陈总编就发现其实婉华全身到处都很敏感,于是将乳房让给了右手,嘴巴在婉华的腰间、小腹、胸口、肩膀和脖子上胡乱的啃噬着,最后吃着婉华的耳朵,还不时伸舌在耳壳上舔出叫人痲痺的声音,婉华张着嘴巴傻傻的呼着气,下体的分泌已经浸湿了内裤和丝袜,透到外面来了。
陈总编察觉到手指上的润滑,就站起身来举高婉华的双脚,脱去鞋子弯腰拉着婉华的裤袜腰头『唰』的连内裤一骨碌都扒下到腿跟,然后抽脱丢到地上。
『握好我的大阳具!腿抬起来让我摸摸你的小穴。』陈总编帮婉华把脚抬起来,命婉华握紧阳具,同时双手再次沿着裂缝的边缘,玩弄着婉华茂密的耻毛,难堪的搔痒使赤裸裸的股缝不安份的动着,虽然还矜持忍着不出声,但脸颊已泛起可爱的红晕,陈总编兴奋的用两根手指压住肉缝两侧柔软的耻丘,使婉华的肉缝向两边翻开吐出鲜红的果肉。
『好痒……不要……』婉华的股沟用力的缩紧起来喘着气望着陈总编,原本就湿滑不堪的阴户现在更是狼藉!陈总编看婉华的反应亢奋不已,却还故作心疼的说︰『宝贝儿!忍耐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