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大主宰同人之牧尘怼静丶幽丶绫清竹】
【大主宰同人之牧尘怼静丶幽丶绫清竹】
字数:14698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接下来的日子也几乎成了牡尘有生以来最快乐的一段时光,而白天由于牡尘已经完全征服了九幽,所以也获得了骑乘九幽本体的权利,白天他们马不停蹄地赶路,晚上则由牡尘来好好犒劳一下辛苦了一天的九幽,短短数日居然便已经赶到了商之大陆。

  可谁知却在拍卖会上意外遇见了林静,如今的牡尘因为九幽的缘故已经充分享受到了征服女人的乐趣,因此对于这个可爱的少女同样产生了不小的兴趣,于是,在一番坑蒙拐骗之中,入世未深的林静很快便对牡尘十分信服,三人为了暂时躲避拍卖会上的敌人柳暝则一起住进了一处修炼客栈里面。

  一进入宽敞的客房后,牡尘便主动将九幽揽在了怀中,大手很自然深入九幽的衣领内揉捏了起来,而九幽也并没有多加反抗,反而顺势软绵绵地倒在了牡尘的怀中,随即两人便一起躺在了一张大床上。

  「你们在干什么啊?」林静俏脸通红地问道,虽然她并不知道眼前的二人在干什么,但作为女孩的本能总觉得这是一件羞耻的事情。

  而床上的两人却似乎并没有听到一般,仍然自顾自的享受了起来,随着时间的推移,两人的衣物一件件地被除下,很快,两具赤裸并纠缠在一起的身体便出现在了林静的眼前。

  「林静啊,你还小,还不知道什么才是真正的快乐,我这就和你九幽姐姐给你演示一遍!」牡尘偏过头来一本正经地说道,看着那煞有介事的模样,好像还真是那么回事。

  迷迷糊糊的林静虽然总感觉怪怪的,可却也不知道究竟该如何反驳,只能继续挺着绯红的脸颊看着两人。

  而牡尘也开始用实际行动证明自己的话,两只大手依然握着九幽胸前的两团柔软不放,直接俯身将自己的嘴唇与九幽的红唇贴合在一起,口中,两条灵活的舌头也在不断地纠缠激战着。

  两人就这么忘情地吻着,在这个过程中,九幽也很自然地伸出自然洁白的双臂紧紧搂抱住牡尘,两条玉腿自觉地缠在了牡尘的腰间,将自己的神秘花园主动奉献给牡尘来撩拨牡尘那早已怒耸的巨龙。

  这样一来牡尘只感觉到自己的下身彷佛要爆炸了一般,也不打算再好好教导林静了,起身后便将自己原本停留在九幽胸前的双手转移了阵地,顺着九幽柔滑的肌肤迅速下移,一路上手指不断撩拨,让九幽不禁轻哼出声。

  而当牡尘的双手抵达目的地之后,两只大手停留在了九幽的大腿外侧,忍耐已久的牡尘直接将九幽原本紧紧缠绕在自己腰间的双腿分开,低头望去,九幽的神秘花园早已被淹没,似乎在渴求着什么。

  看着眼前的美景,牡尘再也难以忍受,腰间用力一挺,鼓胀的巨龙直接完全没入九幽的神秘地带。

  虽然这些天来已经享受过多次,但这种感觉依然令牡尘感觉舒爽无比,腰间不断地向前耸动着,一次次地在九幽的娇呼声中向前挺进。

  宽敞的客厅之中不断回荡着「啪啪」声和九幽忘情的呻吟声,更是令林静感到娇羞无比,转过头去不肯观看,可是九幽那动听的呻吟声不断地传入耳中,向单纯的小姑娘传递着一个信息:这样非常快乐,你也加入进来吧!

  久而久之,林静也压抑不住心中的好奇,侧头看了一眼,床上牡尘和九幽激战正酣,九幽的呻吟声不断地升高,其中似乎蕴含着无尽的快乐,而牧尘也已经微微喘着粗气,可却也似乎陷入了非常巨大的快乐。

  终于,牡尘低吼一声,脸上的表情似乎变了,就好像被发泄出去了一般,而原本正享受着的九幽也放声叫了起来,似乎达到了快乐的最巅峰。

  「呼呼…看到了吧…林静…这样是很快乐的…呼呼…」牡尘喘着粗气说道,「不要觉得这很羞耻,这是人类正常的繁衍行为,一代代的人类都是这么诞生的,你的父母就是这么做才会有你的,如果我们每个人都因此感到害羞不愿意做的话那么人类早就灭绝了…呼呼…」

  「自己的父母也这么做过?」林静自己想到,随即脑海中便浮现出了一幅景象:自己心中最伟岸的爸爸将气质冷傲的妈妈按在身下,两人重复着刚刚牡尘和九幽的行为,清高冷傲的妈妈放声呻吟着,自己的爸爸也无比快乐,自己也因此诞生。

  「这样的话似乎也没什么吧?双方似乎都很快乐,林静的心中已经开始动摇了,抬头又看了一眼牡尘和九幽,此时牡尘已经躺在了大床上,九幽则跨坐在牡尘的身上,令自己的神秘地带整个将巨龙没入其中,玉手按着牡尘的胸膛,如同一个女骑士一般摇晃了起来,并开放地呻吟着。

  看着如此快乐的两人,林静的防线终于开始崩溃了,脸低下去向牡尘问道:既然这样的话……牡尘大哥能不能让我也快乐呢?」说完这句话,林静只感觉自己的俏脸像火烧一般滚烫,愈发不敢抬头看牡尘了。

  而牡尘看到这娇羞的少女也感觉颇有些趣味,伸手摸了摸少女通红的脸庞,只感觉如同摸到一块火焰一般,哈哈笑着,左手搂住九幽的芊腰,将九幽从快乐中打断,令其躺在自己的左侧,右手则一把将林静搂了过来,令其也来到了这张大床上。

  牡尘灵活的右手迅速行动了起来,很快便将林静白色衣衫除去,只留下一处雪白的抹胸和身下的亵裤,牡尘也知道这小姑娘虽然单纯可却也害羞得很,还是慢慢来吧。

  而林静的行为却完全出乎了牡尘的预料,娇羞的少女直接俯身将自己的红唇印在了牡尘的嘴上,似乎颇为大胆。

  牡尘也是被这行为一惊,随即便反应了过来,这小姑娘做什么都不肯认输,明明害羞得很还要装作主动大胆,既然这样那自己就陪她好好玩玩吧。

  于是两人便展开了一场激烈的舌战,在牡尘老道的战斗经验下,还是初吻的林静根本不是其对手,滑嫩的玉舌被牡尘的舌头肆意玩弄着,其中的琼浆玉液被牡尘不断地索取,彷佛要令其窒息一般。

  而牡尘的双手则是兵分两路展开了攻击,右手停留在林静那已经初具规模的小胸脯前,隔着衣物轻轻地捏着,两根手指集中逗留在一点凸起上,轻挑慢捻地搓揉着,而牡尘的左手则是钻入了林静的亵裤中,五根灵活的手指从林静的臀瓣到两腿之间不断地行动着,肆意撩拨着单纯的少女。

  在牡尘的连续攻势下,可怜的林静也只能羞红着脸沉默不语,虽然始终感觉这种行为怪怪的,但林静已经开始渐渐接受了这种能令人感到快乐的行为,一种从未有过的酥麻感觉顺着牡尘灵活的手掌不断移动,只让她感觉浑身软绵绵的,似乎这便是世间最大的幸福(其实我想写性福)。

  不过痛苦总归是会要来到的,林静对于这方面可是一无所知,这个时候还是需要男人主动些的,于是,已经欲火高涨的牡尘立即从床上挺起,让自己坐在这张大床上,而林静的娇躯则是被牡尘给微微抱了起来,已经被浸湿的亵裤也被牡尘轻松地除下。

  看到自己那沾满晶莹液体的亵裤,林静心中的娇羞更盛了几分,立刻将头偏转过去,还很单纯的她并不知道那些液体是什么东西,还以为自己是失禁了呢。
  不过牡尘却不愿意就这么放过林静,正游走在林静光滑玉体的左手迅速上升到林静的头部,将林静那早已红透了的俏脸硬掰了过来,让她注视着自己。
  四目相对,林静只感觉到脸像被火烧了一般滚烫,想要挣脱,可论肉体同级别中可没几人可以与牡尘抗衡,不过牡尘也知道还是要给人家姑娘家保留一点尊严的,所以倒也没有继续为难林静,两只大手重新缠在了林静的腰间,磅礴的巨龙怒吼着对准目的地便开始进发了。

  因为这还是一块从未开发过的处女地,再加上林静年龄尚幼的缘故,所以那小穴的狭窄程度远远超乎了牡尘的想象,不过这种紧紧将其身下巨龙包裹住的感觉却令牡尘感觉到更加舒爽,再取走九幽红丸的时候因为当时太过疯狂,因此牡尘并没有多大感受,而此时的林静已经完全弥补了这一缺憾。

  「呼!」牡尘低吼一声,腰间再一步向前挺进,这一次可要比上回猛烈多了,不过相对的,林静的小穴收缩得也更紧了,两侧的肉壁狠命地夹着牡尘的巨龙,好像要将其夹断一样。

  最后,这场激烈的肉搏战还是以牡尘的胜利告终,磅礴的巨龙在接触到那一层薄膜的一瞬间便将其彻底突破,痛苦的林静还来不及呻吟红唇便已经被牡尘的大嘴给牢牢堵住了,只能令泪花不断在眼眶中打转。

  可是还不等牡尘得意,那原本气势汹汹的巨龙便宣告战败,在从未体验过如此舒爽的感觉的情况下,牡尘原本一向无往不利的神器也失去了作用,直接便在其中射了进入。

  一股滚烫的液体狠狠浇打在林静的身体内,那似痛苦又似快乐的感觉令林静再也忍受不住,可是红唇却依然被牡尘死死堵着,无奈之下只得气鼓鼓地咬住牡尘的舌头。

  虽然牡尘的肉体十分强大可舌头却也强不到哪去啊,疼痛之下立即便本能地想要反击,可又如何对自己身下的小美人动手呢?于是有些生气的牡尘便开始作怪了起来,九道黑色的雷纹立即蔓延在了自己的巨龙之上,两人的交合处顿时响起了「霹雳」之声,这一下立即令林静全身上下都麻住了,连咬牡尘的力气似乎都没有了。

  不过牡尘却不会就此满意,看到雷神体居然还有这等妙用之后牡尘也不打算让林静好过,刚才自己这么轻松便丢盔弃甲了,可不能就这么放过这小妖精。
  一边想着,牡尘的腰间则再度耸动了起来,一阵阵「噼里啪啦」的声音响过,其中还夹杂着林静那「呜呜」的呻吟声。

  在黑神雷的作用下,林静只感觉到自己的两腿之间不断传来酥麻的感觉,这种感觉还非常特别,是一种自己从未体验过的快乐感觉,几乎让自己来到了快乐的巅峰,这一刻,林静的脑海里已经什么都没有了,只想追随自己的本能享受这份快乐,没过一会,林静便感觉到一种想要喷洒的感觉从下身传来,似乎和平时想上厕所时一样,可却也有着极大的区别。

  还没等她反应过来这究竟是什么感觉,一股股液体便从两人的交合处流出,林静终于迎来了自己人生中的第一次高潮,这种感觉让林静感觉到无比羞涩,可其中所带来的快乐却完全掩盖住了这一点,已经接近疯狂的林静渐渐开始主动了起来,甚至于选择将牡尘按在身下,模仿着九幽之前的样子在牡尘的身上骑乘了起来。

  而身边的九幽也不甘寂寞,眨了眨自己的大眼睛,直接一翻身便来到了林静的上方将其紧紧抱着,直接将林静那随着自己激烈运动已经摇摇欲坠的抹胸除下扔掉,玉手牢牢地抓住两团摇晃的白兔,两条玉腿同样缠绕在了林静的腰间,开始随着林静的摇晃幅度摇摆了起来,等林静在一次次的高潮中败下阵来时便由她来顶替位置,当然,此时的林静也要接替之前九幽的位置。

  在这间宽敞的客房中,牡尘三人享受着世间最大的快乐,春色满屋…

  之后牡尘三人再度翻雨覆雨了一番之后,便搂着九幽和林静在床上沉沉睡去了,直到第二天早上方才醒转过来。

  此时九幽和林静还未醒过来,只见两人分别霸道地搂住牡尘的一只胳膊,洁白的玉腿也死死地分别缠住牡尘的双腿不放,似乎再睡一天都醒不过来。

  无奈之下牡尘只得用力捏了捏两人的酥胸,一向警觉的九幽顿时苏醒了过来,幽怨地望了牡尘一眼,可是林静却只是微微皱了皱眉,仍然没有醒过来的迹象。

  看到这的牡尘却丝毫不急,嘿嘿一笑,便推开了九幽翻过身去,而九幽一看到牡尘的这幅表现便知道某人又要作怪了。

  只见牡尘此时将赤裸的林静压在身下,看着身下的洁白胴体,牡尘一边笑着,一边将林静两条洁白的玉腿分开,然后…腰杆向前猛地一挺……

  「啊!……」尖叫声立刻响起,不过瞬间便被牡尘给死死堵住,待林静气稍微消下去一点后方才放过林静红润的小嘴。

  「流氓!!」林静恨恨地说道,不过这对如今的牡尘已经难以起到什么作用了,只见牡尘微微耸动了几下身子,便直接将林静的话给打断了。

  「咱们昨天都已经到那一步了,你也算是我的人了,咱们一家人还介意什么?白日宣淫,求之不得嘛。」牡尘邪笑道,随即手掌再度覆盖住了盈盈一握的娇乳,轻轻地揉捏了起来。

  「好了,咱们还是快起来吧,你不是要抢夺不灭神叶吗,这会人家说不定都回去了!」九幽在一旁没好气地说道。

  牡尘这才猛地惊醒过来,昨天只顾着享受,把正事全忘了,如果错过这次机会的话不知要到何年何月才能得到不灭神叶。于是慌忙之下牡尘立刻开始穿衣准备出发,并不断地催促着九幽和林静。

  可是两女昨天晚上太过疯狂,这会连腿都软了,哪能快得起来呢?尤其是林静,平时可都是大小姐啊,穿衣的速度自然慢了许多,不过牡尘也有自己的方法,如果他看到谁动作太慢的话就不是狠狠地往那人的翘臀上来一下,就是在其酥胸使劲捏一把,于是在牡尘的鞭策下,九幽只来得及灵力凝结出一层衣衫罢了,林静更是只套上了一身宽大的衣袍,均是连内衣内裤都没来得及穿上,而且换好衣服后只觉得胸前和臀部火辣辣的疼,暗自埋怨牡尘下手也太狠了些。

  不过牡尘却丝毫不管这些,让九幽变做本体后便和林静骑乘上去飞快地离开了。

  此时的柳暝究竟还在不在呢?答案是一定的,如果是一般情况下恐怕这位天玄殿小殿主早就扬长而去了,可是一来他也舍不得那虚空大日果,二来更重要的是昨天晚上他和穆长老并没有白等,而是好好欣赏了一幅活生生的绝美春宫图,九幽和林静两人的床上表现均是给他留下来极深的印象,如果不是城市内禁止动手这条铁律谁都不能违背的话恐怕他早就冲进去把牡尘杀掉来顶替他了。

  而在九幽的全速前进之下,牡尘三人很快便离开了城市,顿时,柳暝等人迅速追赶了过去,心狐仙子等人也前去看了看热闹。

  很快,牡尘和柳暝便碰上了面,一言不合之下双方很快便开战了起来。
  但此刻却并没有出现势均力敌的场面,由于九幽全身上下仅仅有一件灵力凝结出来的宽大的衣袍将身体遮住,甚至于下半身什么都没来得及穿,两条修长洁白的美腿暴露在空气中显出了惊心动魄的美感,而到了关键部位恰恰被上半身的衣衫给遮住,任谁看了都是兽血沸腾,而随着战斗的愈发激烈,九幽的动作幅度也是愈来愈大,时不时地便会泄露些许春光出来,偶尔随着灵力的鼓荡,上半身的衣衫更是会被吹起,露出那诱人的神秘花园,每当这些景象出现时,年迈的穆长老便会愣上一愣,瞪大眼睛望着眼前泄露的春光,而在这种程度的激战中,这数秒的迟滞足以令穆长老完全陷入被动挨打的局面。

  而柳暝那边就更惨烈了,因为柳暝自认为本身实力要远强于牡尘林静二人,于是便抱着一种戏谑的态度迎战,时不时地便挑起林静的俏脸轻轻吻上一口,把少女弄得面红耳赤,而每当这个时候还没等他好好享受那一抹红润,迎接他的便是牡尘狂风骤雨般的拳头,一时间倒是被打得颇为凄惨。

  不过柳暝虽然吃到了多次苦头,可却丝毫没有想到悔改,因为他发现只要自己对林静这边多注重些所能占到的便宜就更多了,从一开始只是轻微的调戏,到现在柳暝已经可以时刻触摸到林静胸前那两团已经初具规模的柔软以及昨日才刚经开发的神秘花园,由于林静没有穿内衣,再加上激战中产生的汗水渗透了那单薄的白色衣袍,和直接在上面揉捏基本没什么两样,顿时令柳暝不舍得放手,只不过这样付出的代价倒是颇为疼痛。

  但柳暝却丝毫不在乎,在被牡尘多次暴打之后已经麻木的他直接疯狂地扑向了林静,迅速破开了林静的河流防御,欺身上前伸出了一双大手,直接撕开了林静的白色衣袍,一时间,林静那娇小洁白的赤裸胴体顿时暴露在了众人的目光中。

  还没等柳暝进一步做出什么动作,一旁的牡尘的攻击便来到了,顿时,柳暝的身体便如同断线风筝一般坠向了大地。

  而原本因为好色而被九幽压制住的穆长老顿时着急了起来,想要反击却发现根本没有机会,情况紧急之下,焦急的穆长老开始不断用灵力制造出惊人的风暴,将九幽的衣衫高高吹起,顿时令九幽的娇躯几乎暴露出了大半。

  可是穆长老此刻却没有丝毫闲心去欣赏眼前的美景,只盼望九幽会因此停滞一下让自己有时间救援柳暝,可还没等他向下飞去,一条雪白的浑圆玉腿便迎面踢来,将穆长老快速地送到了柳暝的身边。

  只见此时的九幽身上仅有的衣衫上的纽扣已经完全被吹落了,露出了两团刺眼的雪白,再往下则是一览无遗的光滑洁白的小腹,再接着看下去也依然没有丝毫阻碍,那因为今早匆匆赶来还微微湿润的神秘花园也完全暴露在了空气中,九幽的整件衣衫已经被强烈的灵力风暴高高吹起,良久方才坠落下来。

  而九幽的俏脸也几乎红透了,毕竟即便她是神兽也从没这么开放过,不过想到这两人很快便死定了倒也略微释然,立即撇过头去看向了之前被攻击的林静。
  此时的林静已经被牡尘再度披上了一件宽大的黑色衣袍,而本人则是被牡尘紧紧地搂在怀中抚慰着,似乎受惊不小,毕竟即使如今的林静已经被牡尘所开发,但本质上来说还只是一个单纯的少女,受到如此轻薄自然是有些难以接受。
  望着怀中瑟瑟发抖的林静,牡尘心中的怒火不禁更加炽烈了,冷眼看向地面上的柳暝,立即施展出来三莲状态的妖莲屠灵阵,欲要诛杀柳暝。

  不过柳暝却并没有丝毫恐惧,依然目光炽热的看向天空中的二女,也不知道究竟是大胆还是没脑。

  就在三朵黑莲坠落到柳暝面前的一瞬间,柳暝身前的空间突然一阵扭曲,一只干枯的手掌从空间中探出一把捏碎了三朵诡异的黑莲。

  空中的牡尘三人顿时大惊失色,而随着空间的一阵扭曲,一位身体干枯的灰袍老者也是显现出了身形。

  「竟然是天玄殿三大长老之一的人魔长老……原来这个老魔一直在暗中保护柳冥,真是想不到!」心狐仙子俏脸凝重的道。

  中年男子也是一脸的忌惮,这人魔长老即便是在那天罗大6中都是声名显赫,高达八品的至尊实力,在那天玄殿内,也是地位极高的存在。

  「那小子这次逃不掉了。」中年男子惋惜的叹道,既然连这人魔长老都是现身了,那么这里基本不会再有战斗了。

  八品至尊的实力,远远不是他们能够抗衡的。

  可还不等人魔长老放出几句狠话,一把长剑便穿透虚空直接贯穿了人魔长老的身体,一位八品至尊,就这么陨落了。

  而随着人魔长老的陨落,虚空中也是走出了一道倩影,一位和林静有着两三分相似的冷傲白裙女子随即出现在了众人的眼前。

  此人自然便是我们的武境主母绫清竹了,这几日她一直都在暗中保护着林静,昨天晚上原本她也是对牡尘十分警惕的,可看到牡尘和九幽如此自然地便缠绵了起来也不好意思再多看下去,于是对林静的保护便出现了短暂的空白,可谁曾想就是这么短短一会女儿便已经失身于人,等她发现时三人已经缠绵在一起沉沉睡去,绫清竹也不好意思就这么闯进去,只好等几人醒来再做训斥,可谁知三人居然一觉不醒,醒来之后的第一件事居然再度缠绵了起来,即便是生性冷傲的绫清竹也不禁看得面红耳赤。

  而当双方交战起来之后女儿居然吃了如此大的亏,急的绫清竹只想直接出手把那柳暝拍死,可仅仅一个一品至尊的年轻人就让她直接出手也不太符合规矩,再加上林静并没有什么生命危险,于情于理绫清竹都没有理由出手,好不容易等到牡尘等人击败了对方,对面居然杀出来一个人魔长老,这下早已急不可耐的绫清竹可就不打算再忍了,直接一剑便将其刺死。

  在见到牡尘等人之后绫清竹所做的第一件事便是狠狠地训斥了一顿林静,而当牡尘九幽两人得知林静居然是武境的小公主后也是大吃一惊。

  训斥完林静后绫清竹便打算好好审核一下牡尘了,毕竟女儿如今已经失身于他,生米已经煮成熟饭,再后悔已经晚了,总不能让他直接把牡尘杀死吧,当下更应该做的是好好给他树立一个好好爱惜林静的观念。

  于是在绫清竹的一番训斥中,牡尘也只能就这么认命了,发誓要好好对林静,而九幽这方面绫清竹也没有强求牡尘与其分手,毕竟将心比心,如果当初远古之主们逼林动和自己分手林动又会怎么办?对自己未来的女婿自己还是要留一线的,可谁知这牡尘的脚步可并不只限于做绫清竹的女婿啊…

  原本绫清竹在林静接触到牡尘之后便打算第二天就立刻带着林静离开,可谁知仅仅一晚上二人便发生了那种关系,以绫清竹近乎天至尊的实力又怎么会看不出女儿已经失身了呢?当年她也正是因为失身于林动方才与其结了姻缘,如今女儿居然也落得如此命运,倒是令绫清竹的心中复杂万分,但却并非没法认可牡尘。

  但可以接受是一回事,对牡尘可不能太过宽容,若是让牡尘成了一个可以借助武境呼风唤雨的骄纵之人可就不美了,于是绫清竹在救下牡尘等人之后根本没给三人任何好脸色看,尤其是看到林静的狼狈摸样之后更是怒到了极点,在镇压了柳暝三人后便让九幽和林静去角落更衣,自己则是去处理了心狐仙子一行。
  而此时的牡尘是什么感受呢?简直就是饥渴难耐啊,九幽的曼妙胴体虽然堪称顶级,可毕竟牡尘享受时日已多,虽不至于厌烦,可却也已经失去了新鲜感,至于林静虽然娇俏动人,但却年龄尚小,属于未开花的花骨朵,还是美中不足,可如今的牡尘淫性已经被逐渐激发了出来,欲望也是越来越强,并不愿就此满足,甚至于之前他就已经开始琢磨如何才能捕获那心狐仙子,可后来却又被恢复了的理智否决了这个决定,如今见到了绫清竹,那被理智压制下去的欲望便再度燃烧了起来。

  与九幽相比,九幽虽然性感冷傲,可绫清竹那是天生的清冷性子,在修炼了太上感应诀之后气质更加出尘,那种清高冷傲比九幽犹有过之,再加上对于牡尘十分冷淡,更是令牡尘心痒难耐,,虽然穿着略保守了些,可感知力突出的牡尘却很清楚,论身材的性感程度,绫清竹并不输于九幽,两者一结合绫清竹对于男性,尤其是牡尘这种征服欲极强的男性简直就是不可抗拒的。与林静相比就更不用说了,如果说林静只是含苞待放的花骨朵的话,绫清竹就是一只熟透了的水蜜桃,滋味甜美无比,完全就是林静的进化版。于是,牡尘便打算在绫清竹离开之前对她做点什么,虽然这蕴含着极大的危险,但却值得一试,于是,牡尘的大脑已经开始飞快地构思了起来。

  九幽与林静的更衣速度极快,当两女回到牡尘身边之时绫清竹尚未回来,估计还在警告心狐仙子等人,于是,牡尘便乘此机会将自己的想法告知了二女。
  九幽对于牡尘早已死心塌地,自然没什么意见,林静却是大吃一惊,连忙反对,牡尘见此情景便立即劝服了起来,可这件事却如同已经触及到了林静的底线一般,无论牡尘说什么都不肯答应,无奈之下牡尘只好将林静击晕,免得她到时多事妨碍到自己。

  而当绫清竹回来之时,已经不见了牡尘等人的踪迹,下意识便以为牡尘怕自己拆散他们三人,不禁暗自好笑,自己有这么迂腐不化吗?殊不知自己那张冷若冰霜的俏脸究竟有多吓人。

  不过好笑归好笑,绫清竹总不能让一个一品至尊的小子在自己眼皮底下把自家女儿给拐跑了,强悍的精神力顿时席卷而出,瞬间覆盖了整个商之大陆,寻找着牡尘等人的踪迹。

  以绫清竹近乎天至尊级别的精神力居然也花了一段时间才得到结果,牡尘几人就躲在数百里之外的一座黑色古塔中,只不过那座古塔的气息犹如来自太古一般,古老而深邃,恐怕也是一处上古遗迹,看来那牡尘也是果断之人,知道自己定不可能跑得过自己,便立即寻了一处古地藏觅,倒也机灵。

  一边想着,绫清竹立即向着自己感应到的方向前去,以绫清竹的实力,数百里的距离转瞬即逝,很快,她便看到了面前的古塔。

  只见面前的黑塔散发著淡淡的黑光,沉寂无比,彷佛只是一幢普通的建筑一般,可绫清竹却能清楚感受到古塔中传来的厚重之感,暗暗心惊,知道这古塔非比寻常,恐怕危险非同小可,若是让牡尘等人呆的时间稍长怕是有性命之危,心急之下也没想太多,直接撕裂空间闯入了古塔内部。

  一入古塔,绫清竹立即便感受到五股金色的火焰从各个方向扑面而至,立即用灵力护住周身不被侵袭,谁知这些火焰居然能直接穿透灵力的防御,直接焚烧在了绫清竹的衣物上。

  给绫清竹以惊人危险感的金色火焰并没有对绫清竹造成任何伤害,可却立即令绫清竹感受到了灼热之感,绫清竹下意识便再度催动起了灵力,虽然这些金色火焰可以无视灵力防御,可对于灵力的主动攻击终究还是无法免疫。

  而金色的火焰散去之后,绫清竹浑身的衣物也全部被焚毁,修长的身体如象牙般洁白而晶莹,青丝飘散,遮住半张无暇容颜,之前来势汹汹的金色火焰居然没有丝毫接触到绫清竹的身体,只是损毁了绫清竹的衣物罢了。

  此时的绫清竹顿时难堪无比,自己这幅摸样万一被牡尘等人看见了怎么办?九幽和林静倒也罢了,牡尘可是自己已经默许的未来女婿啊,怎能被他看到?只是自己的乾坤镯之前也一并被金色火焰焚毁,此时自己真的是一无所有了,只能运用灵力凝结一套衣裙出来了。

  可还不等绫清竹这么做,一抹紫色突然从绫清竹脚下亮起,与此同时,一根根紫色的锁链从地面上伸出,袭向绫清竹的身体。

  慌乱之下绫清竹再度试图用灵力护身,可这些璀璨的灵力在与这些锁链接触的一瞬间边立即退回了绫清竹的体内,再欲催动时绫清竹却骇然发现自己的灵力在以惊人的速度减少,而在绫清竹惊骇的同时,自己的四肢已经被锁链牢牢地捆缚住了,一抹抹紫意也顺着锁链钻入绫清竹的体内,加速着灵力的消失。

  很快,束缚住绫清竹四肢的锁链开始伸长,原本捆绑住绫清竹两条玉腿的锁链分别从上下进发,将绫清竹的神秘花园死死地包围住,可却并不入侵,就这么让锁链与其缓缓地摩擦着,刺激着绫清竹,而下方的锁链在蔓延到了绫清竹膝盖处的位置时突然向前发力,灵力正在被封印的绫清竹在猝不及防下直接被拉倒,半跪在了地上。

  而当绫清竹倒地的一瞬间,束缚着绫清竹上肢身体的锁链则是默契地向后发力,令绫清竹双手死死地背在背后,无法动弹。

  在做好这些束缚工作后,五条张牙舞爪的金龙便气势汹汹地登场,迅速没入了绫清竹的体内,随即俱是化为了更加炽烈的金色火焰,从内部炙烤着绫清竹的身体,这种炙烤不会令绫清竹感受到灼热的同感,只会助燃人心中的欲火罢了。
  这也是牡尘新发现的能力,在前往商之大陆的这一路上牡尘与九幽可谓是以各种不同的形式不断享受着,但总体而言都是牧攻九受,生性高傲的九幽自然不肯就此屈服,于是在一天晚上便给牡尘下了点春药,要让他欲火焚身后主动求自己,让自己也做一回攻,可谁知却发生了异变,当牡尘被九幽骗得误服春药后凭借着惊人的意志力居然保留了一定的神智,本来这也在意料之中,但牡尘因为保留了神智的缘故说什么也不肯屈服,就在牡尘快因欲火焚身而死时,九幽也已经打算立即帮助牡尘了,可牡尘的身体却突然发出了亮光,随即,一团药粉便凝结在了牡尘的手中,起死回生的牡尘一开始并未注意到这一点,直接便用灵力凝结成鞭子抽了过去,药粉便化入了牡尘的灵力当中,在灵力进入九幽的身体后,春药的药力也随之进入,变成了九幽欲火焚身,早就被牡尘欺压得没有任何心理障碍的九幽自然很难忍受,再度被牡尘按在了身下鞭挞。

  后来牡尘又试验了一番,发现这是体内的灵脉在作祟,虽然自己的灵脉仍然处于封印状态中,可一旦自己遇到生命危险,灵脉便会本能地起到护主作用,发挥作用,之前便是因为自己马上便要因欲火焚身而死,灵脉立即冲破封印将春药的药力逼了出来,而自己在没有发现的情况下直接催动灵力,居然使得自己的灵力中附带着药效。

  发现这一点后牡尘也是欣喜无比,若是能够熟练掌握这一招的话,自己以后只需在战斗的关键时刻服下一些剧毒之物,攻击之时灵力自带毒性,令人防不胜防,堪称一大杀招啊!

  可随即问题就来了,经过几次试验后牡尘发现自己体内的灵脉始终还是处于被封印状态,除非真的是命悬一线,不然根本不搭理他,而命悬一线的感受可不是多好,每次都让牡尘痛苦万分。不过值得欣慰的是,在灵脉将药力逼出后不仅可以作用在灵力上,任何种类的力量,都可以附带,只要你的药力够猛。

  虽然命悬一线非常痛苦,但此次牡尘已经可以说是丧心病狂到没有退路的地步了,痛苦又算什么?于是牡尘一狠心便将自己和九幽林静身上的所有春药都给服了下去,身下兄弟差点直接爆炸,不过所幸遇到如此危险后灵脉的反应也是极快,迅速将牡尘体内的药力提炼了出来,方才令牡尘没有失去自己的小兄弟。
  于是,这来之不易的药力便被用在了自己浮屠塔的五条金龙上,这些春药的力量足以让身经百战的牡尘都忍受不住,就算绫清竹乃是近乎天至尊的存在,可看她那冷傲的样子恐怕很少得到满足,恐怕也难以支撑太长时间。

  果不其然,在五条金龙化为了药力在绫清竹体内扩散之后,绫清竹雪白的俏脸顿时变得无比通红,脸上的表情开始逐渐变得兴奋起来,呼吸也开始变得越来越急促,而且无比诱人,似乎在渴求著有人能给她满足。

  可是牡尘在没有十足把握之前又怎么敢接近绫清竹呢?只能眼看着绫清竹的媚态而乾着急,越看越是心痒,只感觉小腹处一团邪火扩散开来,毕竟牡尘这次略莽撞了些,服用的春药量有些太大了,灵脉毕竟不是专门用来转化这个的,自然留有了一些残量,若是没有任何外界刺激倒还好,以牡尘的意志力倒也能忍受得住,可此时却偏偏又看到了绫清竹如此模样,又哪里还忍受得住?顿时从浮屠塔第五层飞快地奔向底层。

  而此时的绫清竹更是难以忍受,春药的药力在她的身体四处乱窜,自己一双怒耸的玉峰早已经饱满到了极点,其上的两点红梅更是通红,而当药力流经阴部时绫清竹更是奇痒无比,非常想有东西将其中填满,哪怕是自己的手也好。
  想到这绫清竹便想要自己解决,可自己的双手偏偏却又被锁在了背后,如果绫清竹能够静下心来慢慢化解锁链的封印之力其实早就可以脱困,届时以她近乎天至尊的实力化解这些春药自然不费吹灰之力,但凡事没有如果,绫清竹在一开始便已经慌张了起来,到了如今这一步更是已经失去了所有的理智,哪里还能静下心来脱困?此时的绫清竹脑海里恐怕也只想着该如何满足自己才对吧。

  虽然全身受缚使得绫清竹连自慰都做不到,但绫清竹还是本能地去满足自己,只见她不在半跪,而是选择直接趴在了地上,令自己的玉峰和地面接触,不断地扭动着自己的身体,去摩擦自己的双峰,至于自己的两腿之间真是实在没办法了,那里已经被封印之链捆缚住了,可其上的封印之链却在不断运动,摩擦着绫清竹双腿间的黑森林,进一步地刺激绫清竹的欲望,无论绫清竹如何努力也只能不断地加深自己的欲火罢了。

  就在绫清竹苦不堪言的时候,牡尘也终于赶到了,当他赶到大浮屠塔底层的一瞬间便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只见原本冷傲如雪的绫清竹双手被捆缚在背后,趴在地上,不断地扭动着自己赤裸胴体,那雪白的脊背和挺翘的丰臀也不断大幅度地摆动着,在此时的牡尘眼中是何等的晃眼?顿时令牡尘最后一丝理智崩溃,冲上前去。

  以牡尘的速度,只一个箭步便来到了绫清竹的面前,也已经被欲火缠身的牡尘并没有按照原本的计划那样先凌辱一番绫清竹,然后在对方无限渴望的恳求中满足她,也顺便满足自己,因为此时自己马上也忍受不住了,粗暴的牡尘直接将手伸到绫清竹的双手锁链出,直接便将绫清竹身上的锁链全部收回了体内,随即便将绫清竹从地上抱了起来。

  骤然间失去地面的摩擦,绫清竹顿时感觉到了无限的空虚,毫无理智地寻求着一切可以满足自己的东西,两条修长的玉腿自然而言地缠在了牡尘的腰间,隔着牡尘的裤子令自己的小穴与牡尘已经饥渴难耐的巨龙摩擦了起来。

  即使是在近乎失去理智的情况下牡尘也不禁倒吸了一口冷气,这种感觉真不是一般人享受得起的,真是太爽了,于是牡尘运用自己还剩下的最后一丝理智催动起了灵力直接将自己浑身的衣物震碎,随即便开始了真正的正戏。

  已经完全失去理智的牡尘毫无怜香惜玉之心,一把便将绫清竹重重地摔在了地上,还不等绫清竹娇呼喊痛便猛地扑在了绫清竹的娇躯上,本能地将自己的头埋入绫清竹的双峰之间,开始粗暴地啃咬。

  或许是因为在寻找着生命的本能,在给绫清竹饱满的胸脯留下无数痕迹之后,牡尘的嘴唇很快便寻觅到了一颗挺立的红梅,焦急的牡尘一把便咬了上去,让绫清竹苦不堪言,玉手不断地抓着牡尘赤裸的脊背,同样在其上留下了不少的痕迹。

  不过牡尘却并不在乎这些疼痛,不但没有松口反而大力地吸吮了起来,两只大手迅速下移到了绫清竹的洁白大腿上,一把将其用力分开,让绫清竹诱人的小穴完全暴露在了牡尘的胯下。

  兴奋的牡尘一边仍然在绫清竹的胸上吸吮着,一边用身体来锁定目标,早就已经饥渴难耐的巨龙在绫清竹的小腹开始不断地摩擦,寻找着可以插入的地方,很快便找到了目标。

  绫清竹早已经湿透的小穴仍然在不断地泛滥着淫水,将牡尘的龙头都微微浸湿了,感受着胯下传来的快感牡尘更是兴奋无比,直接一挺身便将自己的巨龙送入了其中,也不管是否有什么技巧了,此时的牡尘脑海中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不断地深入,在这种念头的驱使下牡尘自然是觉得越粗暴越好,「啪啪啪」的撞击声不断从两人的交合处传出,短短数分钟失去理智的牡尘便泄了精关,喷发了出来。

  一股滚烫的液体顿时浇灌在了绫清竹的子宫上,令绫清竹娇躯一颤,两条玉腿死死地夹在牡尘的腰间不放,浑身抽搐不止,同时嘴中也开始出现了无意识的呻吟声。

  而牡尘在发泄之后可能是因为觉得这么快缴械有些太丢脸了,并没有就此停止,刚刚喷射过的巨龙在绫清竹的双腿之间再度硬了起来,犹如一根火热的铁棒一般。

  在一声低吼之后,牡尘再度上阵冲杀了起来,火热的巨龙不断地一次次深入,彷佛要将绫清竹捅穿了一般。

  而牡尘这种粗暴的行为虽然令绫清竹感受到了些许疼痛,可更多的却还是舒爽,嘴中原本只是断断续续的呻吟声随着牡尘的不断进攻也变得越来越嘹亮,到了最后根本毫无顾忌地肆意呻吟着。

  这一次牡尘果真坚持的时间比上次更长,可在接连的交合中还是忍受不住,马上就要射了出来,可这次牡尘却已经恢复了些许理智,在关键时刻立即将自己被绫清竹蜜穴紧紧包裹住的巨龙中抽了出来,一股白色的浑浊液体顿时射在了绫清竹的俏脸上。

  原本绫清竹已经做好了再次迎接那欲仙欲死感受的准备,可谁知自己才刚刚缓解的小穴却骤然再度变得空虚了起来,正当她不知所措时,一股白色液体便喷射在了自己的脸上。

  浑浊的液体短时间内遮住了绫清竹的双眼,突然处于黑暗之中,再加上脸上被液体包裹着,绫清竹下意识地舔了舔,因为春药的缘故,绫清竹只感觉这种白色的浑浊液体味道怪怪的,虽然一开始有一些恶心,但仔细回味却也蛮好吃的,于是便享受似的舔了起来,越舔越是兴奋,舔完后居然去寻找起了这种液体的源头。

  此时的牡尘嘴唇早已离开了绫清竹的胸前,胯下的巨龙也已经离开了战场,微微喘着粗气,已经慢慢恢复了理智,正当他用力地甩着头试图令自己清醒的时候,身下的绫清竹居然主动了起来,用自己的两只玉手紧紧握住自己的巨龙。
  柔嫩小手紧紧握住巨龙的感觉顿时令牡尘倒吸了一口冷气,险些再度射了出来,而绫清竹见自己并没有挤出自己想要的东西,便再度用力挤压了起来。
  可此时的绫清竹又能有几分力气呢?那所谓的用力挤压也只不过是自己柔嫩的玉手与牡尘的巨龙接触得更加紧密罢了,令牡尘更加舒爽,一时居然没忍住,渗出了些许液体出来。

  绫清竹见到自己努力的成果之后便立即松开了手,兴奋地舔了起来,不过却并不满足,眼看着欲要再度渗出玉手去挤压,忽然可能是觉得这样效率太低,居然起身半跪在地上,低头含住了牡尘的巨龙。

  如果说之前绫清竹的行为牡尘还能凭借着刚刚恢复的理智勉强把住精关的话,此时可就再也忍受不住了,还不等绫清竹做出吸吮的动作别射了出来。

  「咳咳……」骤然间被射在嘴中,绫清竹自然被呛到了,但随即绫清竹便立即咽了下去,咽完后还不忘砸吧砸吧嘴,伸出滑嫩的玉舌和手指将嘴角剩余的液体舔干净。

  而牡尘此时却被晾在一旁,看着绫清竹享受着自己的精华,自然心中不满,如今他已经恢复了理智,自然不会让绫清竹这么好过,于是立刻冲过去,把绫清竹的娇躯扭转过来,让她背对着自己,随即双手猛地用力,令绫清竹只能跪在地上。

  看着如此美景,牡尘嘿嘿一笑,随即再度挺身,将自己的巨龙刺入了绫清竹的菊穴中。

  「啊啊——」凄厉的呻吟声从绫清竹的红唇中传出,即便是林动也从来没有如此对待过她,后庭可以说是绫清竹真正的处女地,可此时,这片守了二十余年的净土也失守了。

[ 本帖最后由 皮皮夏 于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ppaaoo 金币 +14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