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激情  »  【随州香炉陈忠萍】(02)【作者:陈忠萍200588】
【随州香炉陈忠萍】(02)【作者:陈忠萍200588】
字数:12308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二章

               叙说强奸

  自从吴操了陈忠萍后,感觉她口交很好有些奇怪,就问她谁教的,再三追问后,陈忠萍终于说出她被强奸过。

  那是96年6月份,那时陈忠萍还不到22岁,她18岁结婚19岁生小孩,小孩2岁多了,早已适应断奶生活,老公肖新国春节后就去深圳打工,陈忠萍和家人商量后决定,也要去深圳和肖新国一起。走前几天陈忠萍去走亲戚,被留吃饭,回到镇上6点多了,没有经过村里的班车,只能打摩的,一个30多岁的男司机林拉上她,有约20公里山路要跑近40分钟。

  一路上,林和她谈得十分的投机,没多久就把她的情况都套清楚了。走到一片茂密的树林,林说:「对不起,我方便一下。」说着将摩托车拐下了山路,停进了林子,熄了火,两人都下了车。

  陈忠萍还没有意识到自己的危险,林突然转身抱住她的身体,她惊恐的推搡着,嘴里「呜呜」的叫着,林的嘴已经死死的堵在了上面,双手紧紧的卡住她的双手,然后将她的双手握在她的背后,掏出绳子绑了起来。

  陈忠萍的身体拼命的扭动着,可是她哪里是林的对手,林一只手将她嘴捂住,一只手十分的顺利的就将陈忠萍的连衣裙上身的扣子解开了,露出了那两个鼓胀在粉红色乳罩里面的丰满的乳房,林一把将她的乳罩撕扯下来,用力的塞进了她的嘴巴。

  陈忠萍想逃跑,正好给了林绝佳的机会,她两只手抓住她的双腿,分向两边,陈忠萍拼命的反抗着,小腿被林分开了,可是两只大腿却紧紧夹着,企图保卫她神圣的领地。林将身子压在她的合龙的双腿中间,往下用力,陈忠萍用劲往外推搡林,身体的扭动,给了林顺利分开她双腿的机会。

  林身子压在了丰腴、细嫩的身体上,他的硬根已经将裤子顶得鼓胀了起来,隔着裤子顶在陈忠萍的内裤上,连衣裙已经在双腿的扭动中,滑落到了腰际。露出陈忠萍的两只丰满、细嫩的乳房,不时的晃动。林现在对这对迷人的玉乳没有「性」趣,因为他知道彻底征服一个女人,需要占领的地方不在这里,而在下面的纵深地带。

  林拉一只手卡住陈忠萍的脖子,一只手轻松的开裤子的拉链,他没有穿内裤的习惯。因为这样方便。硬挺的硬根「忽」一声蹦了出来,象一个发怒的眼镜蛇,龟头突兀出来,已经流出了些须的液体,发着亮亮的光。

  林可没有怜香惜玉的坏习惯。他熟练的用钢硬的硬根顶在她的阴部摩擦了几下。一只手将她的内裤使劲拉扯下来一些,他知道这样就足够。他使劲的抓住她强烈扭动着的两瓣屁股,将硬根准确定位后,腰往前一挺,坚硬的硬根象是一把飞快的犁插入了她的阴道口,将她的两片本来紧紧粘合在一起的阴唇挤向两边,露出里面粉红色的肉壁。

  那没有前戏阴唇,紧紧的贴在林坚挺的硬根上,林一用力硬根便向她的桃花蕊插了进去,陈忠萍的阴道是干涩、紧缩的,仿佛每一次的抽插都要将里面的肉壁给带出来似的紧。陈忠萍低哑的「呜啊」了一声,先是一阵相对的安静,继而开始猛烈的反抗,这正合林的意,这样她的阴道就套在林的硬根上扭动着,摩擦着,当然林也不闲着,抓住她的粉臀用力的抽插着,带着她的阴唇飞快的翻动着,林的硬根飞快的出没在她的阴道里。

  陈忠萍的阴道也正在发生着质的变化,开始只能听到她的阴道两边和底部的嫩肉和林摇摆的阴囊碰撞发出的「吧、吧」的声响,渐渐的随着阴道一次次被爱抚,被犁垦,爱液产生了,使林的硬根在抽插的时候,陈忠萍阴道口开始发出「扑哧、扑哧」的声响,这更加刺激了林的欲望。

  他将自己的硬根拿了出来,揪住陈忠萍的头发,陈忠萍向前扑到在草地上,林开始脱光自己的衣服,陈忠萍惊恐的用双腿推搡着向后倒退,浑身赤裸的林慢慢的走了过来,嘴上挂着奸淫的笑意。

  陈忠萍想站起逃跑,可是刚刚弯腰,便被林一脚给踢到在地,解开她手上绑的绳子,抓住连衣裙的开口处,将连衣裙扯下,陈忠萍背部完全的暴露在林的目光下,林扑上去,双手抓住她的腰,将她的屁股拉得拱了起来,微微隆起的阴部开口和紧紧的缩在一起,成了一片圆圆的皱皱的旋涡的菊花蕊,都呈现在林的眼前。

  林将自己的硬根对准她的菊花蕊顶了下去,陈忠萍发出低哑的撕心裂肺的呜叫声,随着林的用力,菊花蕊开始变形,被撑大,皱纹开始扭动着,被撑着向周边扩散,「扑哧」一声,林的硬根连根而没,沉浸在幽门中。

  林将她拉起来,让她上半身离开地面,双手从背后环绕着抓住玉乳,一边揉搓,挤弄,抚摸,一边向肛门内部抽插,使劲的戳着,用力的操着,并不时将手滑落到阴部,用两三个手指分开阴唇,先是一根,而后两根手指插了进去,掏弄着,扣扯着,抽插着。

  陈忠萍已经放弃了反抗,一面是因为她已经被彻底的打败,一面是因为她一直剧烈的反抗,让她没有了力气,而且就在反抗渐渐停止的时候,一种莫名的快感开始和她的痛苦对抗起来,快感越来越强烈,渐渐渗入到她的肉里,占据着她的肉体,占据着她的神经。

  陈忠萍的肛门十分的紧缩,林都有了要喷射的感觉,他将硬根拔了出来,翻身将她抱起,让她的阴部对准自己的硬根,坐了下来,「扑哧」,硬根应声在阴道中沉没,林开始上下摇动她的娇躯,玉乳,上下剧烈的摆动着,并掏出陈忠萍口中的乳罩。

  陈忠萍象是死去了似的,没有声响,眼睛闭着,眼泪还在滑落,但是鼻翼呼吸开始急促,脸色红彤彤的,象是燃烧了似的。干和被干都是有感觉的,也都是要高潮的。

  林已经感受到了强烈的冲击,他放下陈忠萍,让她仰面躺在地上,而后抓住她的两只丰满、细嫩的大腿,高高抬起,让她的已经背离主人,淫荡不堪,布满粘糊糊的爱液,湿漉漉的阴部对准自己的硬根,腰部用力,将硬根再次顶入了阴道。阴唇再次被分向两边,小鸟伊人般的柔软的靠在林的硬根上,他开始猛烈的抽插。

  陈忠萍的身体被冲击的摆动着,两只高耸的双峰,在粉红色乳头的带动下,疯狂的摇摆着,扭动着,口中的声音越来越大,双手抱紧林的头,双脚紧紧夹在林的腰上。很快,林的高潮来了,粘稠的爱液喷涌而出,林似乎感受到,粘液撞击阴道深处桃花蕊的声响,爱液分几次从林的硬根中喷涌进陈忠萍的深处。林将硬根挺在阴道中,腰板挺得笔直,他要尽量感受这兴奋。

  陈忠萍的高潮也快到了,林感触到她的腰肢扭摆的更加剧烈,呼吸更加急促,甚至发出了干涩的呻吟,阴道开始渐渐有规律的收缩,下一步就是痉挛,林得意的将自己的硬根抽了出来,让她停留在兴奋的高峰上,久久下不来,陈忠萍因为兴奋到了极点,但是就差那一点点冲动,就不能喷发,而被兴奋灼烧的难受,她这才知道不能高潮的滋味不比被强奸好受多少。看着陈忠萍被揉搓的通红的玉乳,洞口布满爱液的阴道和因为兴奋而双腿紧紧夹在一起摩擦的双腿,轻轻咬住的嘴唇,红彤彤的脸蛋,林感到幸福极了,突然猛的插进鸡巴,陈忠萍大叫一声也高潮了,猛烈喷水。等林鸡巴彻底软了从陈忠萍骚屄慢慢滑出来,两人才分开。
  农村女人的见识让她不敢反抗,只是哀求让她回家。

  等陈忠萍穿上连衣裙,林已经收好她的内裤说留作纪念。林把陈忠萍送回家,在村口告诉她明天早上8点到村口会合,再来一回就不会打扰她,不然就拿内裤上她家找她公公。

  陈忠萍屈服了,第二天按时到村口和林一起到镇里林的租房。到了房间里陈忠萍只觉得自己跟平常鄙视的妓女有何两样呢?她哀怨的叹了口气,事到如今,就算是龙潭虎穴,也只好硬着头皮闯一闯了。

  林看到陈忠萍就像恶狼扑向小白兔一般,好像要把她整个吞下肚才甘心。
  没料到陈忠萍用力一把推开林,正色道:「你到底想怎样?你不要以为我会像一般弱女子一样任你予取予求,把我逼急了,大不了闹上台面,大家玉石俱焚。」
  陈忠萍这一招倒是大出林的意料之外,林竟然一时也答不出话来。

  过了片刻,林只好讪讪的回答:「好吧,那今天就是最后一次,过了今天,我保证不再烦你,如果有违此言,我天打雷劈不得好死!」

  听到这里,原本怒气冲冲的陈忠萍火气稍减,心想就陪他这最后一次,一了百了吧!她表面冰冷,心里却是暗暗偷笑,眼里看着退让的林,心里也不禁有些得意。

  「再说,昨天销魂的滋味你可没忘记吧?」林看陈忠萍开始考虑犹豫,打蛇随棍上,马上又接着说。听到这里,陈忠萍芬回想起那天自己经历前所未有的性爱体验,雪白的脸上不禁飘上一抹晕红。明眼的林知道奸计奏效,于是慢慢靠过身去,开始在陈忠萍身上不规矩了起来。

  「这可是最后一次,下次想都别想。」陈忠萍趁着还有理智时,对林发出通牒。

  「当然!当然!」林猴急的回答着。

  陈忠萍说完,便认命的靠在林的怀里,让林一双粗黑的大手在自己身上肆意游走,林这一次也好像是为了珍惜这最后亲热的机会,不急不缓的慢慢脱下陈忠萍的衣服,还一边赞叹玲珑有致的身材。

  不一会儿,陈忠萍已经光溜溜的呈现在林前面,明亮的灯光照在陈忠萍一身光滑白嫩的肌肤上,她娇羞的坐在床上,习惯性的一手遮在胸前,一手则是遮着那让所有男人都足以销魂的神秘地,就像是一头待宰的小羔羊一般。

  看林猛盯着自己赤裸裸的身子,陈忠萍害羞的说想先去冲个澡,没想到林回答说:「正好,那两个人一起洗吧!」也不等回答,林已经推着陈忠萍进了浴室。
  两人身体淋湿之后,开始在身上抹香皂,林当然是没有放过这次洗鸳鸯浴的机会,大肆的在陈忠萍身上上下其手大吃豆腐,陈忠萍当然知道林的企图,就让林在自己细嫩的玉体上好好摸个够。

  陈忠萍身上涂满香皂后,转身帮林涂的第一个地方,就是林已经举了半天高的老二。

  「呦……这么有精神?」陈忠萍说着轻轻的打了一下龟头。

  「哇!你……你怎么乱打我的宝贝呀?」林吓了一跳。

  「谁叫你的宝贝昨天乱欺负人!」说着满是泡沫的双手开始套弄起林的宝贝。
  林眯着双眼,双手也轻轻揉着陈忠萍的乳房,显然是十分享受。其实陈忠萍心里是想早点帮林解决,好早点离开,没想到弄到一半,林抓住她的双手笑嘻嘻的说:「别弄了,别弄了,快被你弄出来了。」

  陈忠萍白了他一眼,打开莲蓬头开始冲水,没想到水冲到一半,林居然蹲下身去,拨开陈忠萍双脚,舌头开始不停舔着那条桃红色的细缝。

  「唔……喔……喔……别……喔……不要这样弄啦……喔……」陈忠萍从来没有被添过乳房更不用说阴唇,经不起林的舌下功夫,自言自语的呻吟起来。
  「嘿嘿……谢谢你刚才的服务,现在该我回报你啦……」说着林的舌头像是扫把般的,规律的清扫着这片许久无人问津的良田。陈忠萍阴道里的淫水早已泛滥成灾,也开始情不自禁的爱抚着自己胸前的蓓蕾。看着陈忠萍已经动情,林更是得心应手,舌头舔着舔着,双手手指把阴唇往外微拉,露出里面娇红的阴蒂,舌尖继续往里面攻击。

  「喔……不行……不行舔那里啦……不要……不要这样……不行啦……」
  每当舌头扫过阴蒂时,陈忠萍的屁股总是不由自主的颤抖,就如同欲迎还拒一般,既希望能多舔一下,舔深一点能更靠近阴核,却又不想林就这么戏弄自己的私处,就在要与不要之间这么犹疑不定。

  林不愧是花丛老手,见时机差不多成熟,让已经有些失神的陈忠萍芬靠着墙壁,左脚站在浴凳上,如此一来,整个阴部更是一览无遗的展露在林面前。
  「哦……哦……哎唷……喔……不要吸……要受……受不了……呜……呜……哦……哦……」

  陈忠萍只觉得一波波刺激侵袭而来,只好双手抓着林的肩膀,下体随着林的刺激徐徐的摆动着。慢慢地,林加快了舌头舔动的速度,偷袭阴核的频率也越来越高,情欲高涨的陈忠萍开始忘情的歇斯底里乱叫起来:「喔……不行……不行了……唔……要来……要来了……啊……」

  陈忠萍呼吸变得越越急促,抓着林的双手越抓越紧,最后阴道不由自主的收缩,淫水倾泻而出,林此时也不管陈忠萍已经泄身,嘴巴就是死缠着阴核不停的吸呀吸的,倒是吸了不少淫水。

  此时陈忠萍已有些全身酸软,林见状立刻乘胜追击,双手将她撑了起来,让她的双脚呈现出令所有男人都会脸红心跳的M字型。

  陈忠萍见状大羞,娇嗔道:「羞……羞死人了……快……快放我下来!」
  虽然陈忠萍话是这么说的,双手却已经自动的环绕上林的脖子。

  「嘿嘿……你舍得下来吗?」

  林一边淫笑,一边挺着老二,那油亮亮的龟头就这么磨着陈忠萍的桃花口。
  陈忠萍哪里禁得起这样的折腾,只是胀红着一张俏脸,真是美呆了。林也不忍心多折磨眼前这个俏生生的美丽佳人,他先让陈忠萍靠着墙壁,鸡蛋般大的龟头对准目标,慢慢的挤进陈忠萍那柔嫩湿滑的阴道里,先是来回抽动几回,最后屁股往前用力一挺,大鸡巴「滋」的一声整根进入了令人销魂的小穴。

  「啊……」陈忠萍忘情的叫了出来。

  林的屁股开始前前后后的抽动着,由于陈忠萍全身的施力点只有架在林双手上,其余来自林下半身的冲击,她可人的小蜜穴只有照单全收。

  「噗滋……喔……噗滋……噗滋……啊啊……噗滋……喔……」

  两人的交合声夹杂着叫春声,陈忠萍跟林作爱的样子,实在是淫秽极了。林毫不怜香惜玉,一下接一下规律地插进陈忠萍的小穴里,每插几下就把鸡巴拔出来一些,然后再重重的干进去,陈忠萍被干得娇喘连连。

  「啊……喔……啊……啊……嗯……」

  林嘴里喘气,干得越来越快,疯狂地对着小穴抽插了百来下,陈忠萍只觉得身体的快感一波接着一波,又快被干上了另一波高潮。

  「来了……又要来了……要死……要死掉啦……」陈忠萍放浪的娇喊,阴道又是一阵淫水狂泻而出。林胀红了脸,下半身的活塞运动一下重过一下,跟着大喊:「我也要射了!我也要射了!」说着全身一抖,屁股一紧,林深插在花田小径里的鸡巴向子宫深处吐出了浓浓的精液……

  在浴室里的失控演出只不过是整场春宫电影的开场白,林或许是要把握这最后与陈忠萍温存的机会,多来几次。

  「咿呀……不……不要了……我……不行了……停……停下來……那裡……不……啊……痛啊……」

  陈忠萍羞恥地趴在床上,赤裸的上身伏在涼席上,嬌嫩的乳頭被涼席磨得通紅翹立,雙手伸到高翹的屁股後無力地推擋著的林一次又一次的進犯。林的手指正淫邪地摳弄她粉嫩的菊蕾,花穴裡已經淋漓不堪全是林的精液。「不要……求求你……啊……別……痛……」陈忠萍慘叫一聲,菊蕾被撐開,火熱的陽具堅定地突入,「放鬆……骚屄……一會兒就會爽死你……啊……好緊……」林手指又捅入陈忠萍的陰道攪動,「還是這麼多水啊……你真色……把我的雞巴……和手指都夾得緊緊的……好騷……哦……」

  林滾燙的精液射進腸道裡,陈忠萍哆嗦著又高潮了……林拔出漸軟的陽具遞到她嘴邊,她認命地張開了口。几分钟后,林的鸡巴又硬了,他躺下一拉陈忠萍,陈忠萍兩腿分得大大跨坐在男人身上,一根粗大的陽具正牢牢插進她的下體,林的手把著她的腰,帶動她身子上下起伏,讓那濕淋淋的花穴嬌豔地吞吐著那根粗壯。「舒服吧,骚屄?承認吧,你就是個騷屄」

  「不……不是……不要……」女人的腰肢挺動得愈發厲害,聲音含著一絲嬌媚。

  「還不是?喊你騷屄你就馬上夾緊了……天天想著被我操吧?」

  「哈哈,……哦……叫聲老公聽聽嘛……騷屄……來,轉過身來對著我,大雞巴老公要吸奶了……」

  陈忠萍順從地站起轉身,扶住那矗立的陽具緩緩坐下。

  「啊……你……可以了……不……我……老公……饒了我……」飽滿的乳房被林大力吮吸舔咬,陈忠萍仰著頭髮出戰慄

  「可我的雞巴更舒服啊……是不?」林頭埋在高聳間含糊著。

  「哦……你……你的……雞巴……更舒服……」

  「想不想天天被我的大雞巴操?」

  「啊……想……嗚嗚……」

  「操哪裡?」

  「操……啊……操小穴……操我的……小騷穴……」

  「還有呢……」

  「屁眼……還有……屁眼……啊……我真的……不行了……」

  「小騷穴不行了?那我換個地方……」粗壯的陽具,緩緩擠入那已經充分開發後的菊蕾。

  「叫老公,叫大雞巴老公……哦……好緊……幹完今天就讓你走……舒服吧……」

  「啊……老……老公……大雞巴……老公……舒服……啊……」

  不久林拔出鸡巴让陈忠萍平躺在床上,而林則是跨坐在她身上。林也開始吸吮起陈忠萍的美乳。

  「嗯喔~」

  當林用嘴巴含住乳尖,同時以舌頭來回撩動它的時候,陈忠萍已經開始發出甘美的呻吟。

  另一邊胸脯,林則是用手撫弄著;好像確認觸感似的以手掌揉弄,同時輕輕拉扯著乳頭,讓它漲起來之後用手指挑動。

  當林放開口時,那粉紅色的乳頭就朝著天花板表現著自我,然後被林用舌頭推倒,玩弄。

  用口水把整個胸脯都沾污之後,林再張嘴吸吮那肥美的乳肉;在吮起的同時林也用手將那柔軟的肉塊向上推。鬆口的一瞬間,乳房好像布丁一樣蹦跳著,回復了本來的形狀。

  「哈嗯……啊……嗯……」

  唾液濕潤的響聲,混雜在陈忠萍的嬌喘跟吐息中。

  林讓兩團乳肉也被唾液弄濕,充份感受過那柔軟手感之後,決定開始下一個步驟.

  林坐到床邊,很自然的張開雙腳;在林兩腿之間的,是不自然地跳動著,顯得興致勃勃,彷如活物一樣的肉棒。

  而陈忠萍則是跪坐在林的跨間前面。

  「用胸脯把鸡巴夾住,然後上下摩擦。」

  「這,這樣子嗎?」

  陈忠萍以不熟練的手勢將林的肉棒用胸部包住。

  包圍著肉棒,猶如棉花糖一般柔嫩的觸感,讓林舒服得忍不住將頭抬高,望向了天花板。

  「啊~是、是的……就這樣子上下擺動……」

  陈忠萍就慢慢的開始替林乳交。

  「噢……不時用唾液讓鸡巴保持潤滑喔……」

  陈忠萍停下了動作,從她口中流出來,仍然帶著絲的口水對準鸡巴滴落。
  「啊……是的,就是這樣子沒錯……」

  「嗯……咕啾……『

  對著乳間突出來的肉棒,流著口水的少妇……應該也沒有比這個場景更加淫賤的畫面了。

  「嗯……加快一點速度,也增加一些節奏感。」

  不只是手腕跟胸脯,繼續服侍林的陈忠萍開始用著全身上下擺動,作出充滿節奏感的動作。

  「嗯、啾……咕啾……」

  『啾嚕』『啾嚕』的聲音,在滿佈唾液的乳肉之間奏起濕淋淋的淫曲,讓林的射精衝動在體內高昂起來。突然林用手將跨下的鸡巴放到了陈忠萍的臉頰前面。
  大量的精子打落在陈忠萍的臉頰、頭髮、甚至是身體上面;精液量甚至多到好像在發出『逼啾逼啾』的發射聲一樣。

  黏在臉頰上的濃稠體液一點點的流到乳房上面,發出了『啪塔啪塔』的淫邪聲音,留下了一條條白濁色的絲線。

  林用手扶住了鸡巴,陈忠萍張開口把它給含進去。

  「喔啊~」無意識的,林發出了呻吟聲。

  彷彿要確認形狀似的,黏濕的舌頭纏繞上肉棒,陈忠萍的頭也緩緩的前後移動起來。

  「把嘴收窄……好像要把它吸進去一樣……」

  「嗯哼……」

  肉棒猶如被巨大的蛞蝓給愛撫著一樣,讓林的肉棒一點點的抬起頭來。
  吸吮著肉棒的陈忠萍,看起來就好像從嘴中長出了肉棒一樣。

  陈忠萍很專心地把頭上下擺動著;眨眼間,林的鸡巴就被陈忠萍的口水弄得濕濕亮亮。

  「啊啊啊,很好,就是這樣沒錯……一邊吸吮前端一邊用舌頭舐……」
  「唔嗯……」

  遵照著林所說的話,陈忠萍繼續服侍著,讓林舒服到顫抖起來。

  「唔喔喔喔!對、對!哈、然、然後,一邊看著我一邊繼續幹……」

  不久,在陈忠萍吞吐著肉棒所發出的『吮嚕』『吮嚕』聲裡,

  「用力的合起嘴巴,不要讓裡面的東西漏出來!」

  林夹住了陈忠萍的頭,不斷前後擺動著腰部。

  「哼咕嗯!!」

  「差,差不多要射了!如果我射出來的話就給我全部飲掉!飲下去對身體很好的!」

  林死命的把腰推前,讓肉棒可以插入陈忠萍喉嚨的最深處。

  「啊、射了、射了!給我飲掉,飲下去!!」

  『噗噗噗』的,對著陈忠萍喉嚨裡面噴灑出從睪丸湧出來的大量精液。
  「唔,咕嗯嗯!」

  陈忠萍很努力的讓精液流進胃內,喉嚨亦響起了『骨隆』『骨隆』的吞嚥聲。
  林什么也没有说,此时无声胜有声吧,林把陈忠萍的头往胯部推,陈忠萍张开了嘴,把鸡巴含在了嘴里。

  林看着少妇给自己口交,心里的那种刺激真是难以表达。陈忠萍含住鸡巴,舌头在鸡巴下面最敏感的地方轻轻的来回舔着,一会儿又轻轻的用舌尖用力的压在上面,一会儿又用嘴模着含住鸡巴的舌头上下来回的舔弄着,一会儿又扒到下面,把两个睾丸含在嘴里。

  大概也就四五分钟吧,陈忠萍把鸡巴含在嘴里,用舌尖用力的舔鸡巴下面的敏感地方,剩下的鸡巴部分用手快速的上下捋动着,这种功击让林一下子就招架不住了,全身一阵酥麻,最后疯狂的发射出来了,全射她身上了。

  「咱们去洗洗澡吧,刚才出了这么多汗,还这么多精液,全身粘呼呼的……」陈忠萍说着,从林身上起来,林抱着她一起走进了浴室。

  与其说是在洗澡,不如说是在爱抚,两人身上都打遍了沐浴露,身上滑滑的,就这样,她们拥抱在一起身体慢慢的,轻轻的磨擦着,林的手抱着陈忠萍的头,陈忠萍的双手轻轻的在林后背上上下的摸抚着,上面两人的舌头搅在一起,闭着眼晴慢慢体会着这种感觉。

  从浴室里出来,林把陈忠萍轻轻的放在床上,轻轻的在她耳边说:「我最喜欢舔人了,我要把你的全身都舔遍了。」

  陈忠萍闭着眼晴,没有说话,默认了林的请求。

  就这样,林的舌头在陈忠萍的身上慢慢的,轻轻的舔着,从脑门,到眼晴,嘴,一直舔到耳朵,耳垂,并在内耳处轻轻的吹了口热气,陈忠萍开始有反应了,全身不停的扭动着,轻哼着……林接着往下舔,到脖子肩,再到手臂,十个手指头的指缝一个也没少的都让林舔了一遍,再到了乳房,轻轻的舔着她的乳头。
  陈忠萍好像有点受不了这么轻轻的舔,双手不由自主的压到了林的头上,发出了「啊」的一声,林的嘴又转移到她的下半身,从大腿内侧一直轻轻的舔到小腿,再到脚趾。

  陈忠萍的脚很美,骨头很少,外面都是肉,同样,十个脚趾也没有放过。陈忠萍的样子好像极度空虚,身体不停的扭动着,口中的呻吟声淡淡的越来越大了,偶尔「啊」的一下叫出声来。

  林看时候差不多了,把头移上来功击陈忠萍的下阴,现在她的阴户己经水汪汪的了,淫水把整个屄都给弄的湿呼呼的,一股熟女的味道,稍稍还有一点酸。
  慢慢的,林的双手拨开陈忠萍的阴唇,舌头慢慢的舔弄着小屄,偶尔轻轻的碰一下阴蒂。现在陈忠萍的身体每一个细胞都很敏,稍稍碰一下就会「啊」的叫出声音来,阴蒂己经勃起了,估计有小指甲那么大。

  看着她这么敏感的样子,林的心情也跟着异常兴奋和刺激。伸出左手,稍稍用力的压在她的右乳房上,用力的抚摸着,她的乳房在手里不停的变型着。
  右手拨开她的大阴唇,用食指和中指慢慢的伸进她的阴道内,慢慢的搜索着,搜索着女人最敏感的地带G点。舌头在她的小屄和四周稍轻稍重的舔弄着,偶尔轻轻的压在肛门上面。

  终于,林找到了她的G点,靠近小腹的位置,手指伸进屄里大约四厘米左右,一个半圆型的东西,大概半个鸡蛋那么大,林知道那就是女人身上最敏感的地方G点了。

  两个手指稍稍的用力往上一顶,陈忠萍好像受不了刺激的样了,身体跟着往上挺了一下,嘴里「啊」的大叫了一声,林看她的表现,确定一定是这里了。
  就这样,林左手在她的两个乳房上用力的柔弄着,右手时轻时重的在她的G点顶撞着,舌头在屄四周也轻轻的舔弄着,几个最敏感的部位全被林刺激着,极度兴奋的陈忠萍终于忍不住了,张开嘴「啊啊……啊……啊」尽情的叫着,脸上的表演情不断的变化着,发泻着心中那种舒畅的感觉。

  突然,她的双手紧紧的抓住了林的右手,力气明显的大了。

  林稍稍的停了下了,等她的双手稍微松开一点儿的时候,又努力的刺激着,顶撞着她的G点和屄,就这样反复三次,终于,她双腿僵直,叫声也越来越大,双手也没有再要拦林的样子,林知道她要高潮了,右手更加快速,更加用力的撞击着她的G点,左手索性抽出来刺激她的阴蒂,头抬起来,看着她的样子,她全身血液都沸腾了,面部的表性抽畜着,嘴吧张的要多大有多大,从喉咙深出发出「啊……啊啊……啊……」的声音,音量绝对会超过80分贝。

  就这样大约持续了一分钟,就感觉她的阴道内一阵阵收缩,随后一股淡黄色的液体喷到了林的手上,流到了林的手心里,流到了床单上,林没有停上手指的动作,紧接着第二股,第三股也慢慢的流了出来。

  慢慢的,陈忠萍的表情恢复了平静,不过嘴里还是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面部红润,正笑眯着眼晴看着林笑呢。说真的,没想到她会流那么多水,比男人射的精液要多的多,弄的林的床单湿了一大片。而且第一次出来的时候绝对是喷射出来的,不是流出来,林的手指能感觉的到。

  「流了好多水啊,舒服吗,骚屄。」林一边轻轻的说,一边把床单上的水用手指拈起来,轻轻的涂在她的小肚子上。

  「舒服死了……从来也没这么舒服过,是真的!第一次这样,刚才差点让你弄死了,都快至息了……」

  「呵呵。我怎么忍心把骚屄你弄死啊。你刚才叫的真的很大声啊,到底喷水什么感觉啊,告诉一下。」

  「说不出来,喷的时候大脑一片空白,全身都酥麻了,从头皮麻到脚趾!这就是潮吹吧?」

  「骚屄你累了吗?我还想要!」说着,林指着下面的鸡巴,己经又恢复了活力,高高的站起来了。

  「真有你的,我不过确实有一点点累,先让我在下面,等下我有劲儿了再上来」

  陈忠萍张开了双腿,林的鸡巴一下子就全插进了她的屄里面。

  就这样,林一浅一深,一左一右的在陈忠萍的屄里面抽插着。

  不到两分钟,陈忠萍又开始有反应了,开始轻轻的呻吟,「哦……好老公……你好厉害……哦……哦……我喜欢让你肏……啊…………哦」

  「啪……啪……」是肉体碰撞的声音。

  「咕唧……咕唧……」是从那淫靡的肉洞中传来的欢畅的歌声「骚屄,喜欢我肏你吗?」

  「哦哦……喜欢……更喜欢你舔我……啊……啊……美呀……我……我永远……属于你……我的好老公……我离不……开你……的……啊……动……对……啊……」

  「骚屄,,你的真名叫什么?」

  「……哦……啊……啊……我叫陈忠萍……哦……使劲肏……哦……」
  「我……和……你老……老公……谁强……」

  「你强……哦……啊……」

  接着,陈忠萍让林平躺着,陈忠萍骑到林身上,睁开迷离的秀目,一双勾人的桃花杏眼水汪汪的看着身下的林,雪白的贝齿轻咬下唇,双手扶在林赤裸的胸膛,露出色欲的神情。

  下体因为插着林粗大的鸡巴,那种酸涨的麻痒的感觉,使得陈忠萍耐不住麻痒,不安分的左右的移动,想通过摩擦来压抑心中的欲火。

  「快……快……我……我要!!!要……肏死……我了……好……好……快……啊……」陈忠萍淫荡的叫喊着。

  就这样肏了一会儿,林又让陈忠萍翘起屁股跪在床上,用头顶着枕头,一对丰乳下垂,晃来晃去的。

  林站在陈忠萍的身后,双手扶着她嫩白的屁股,大手从下方托起她的粉臀,上下地掂了几下,迷人的屁股随着上下震动,泛起层层臀浪。林的鸡巴只有龟头停留在阴道口,轻轻地抽动着,可是就是不深入。

  陈忠萍被挑逗得又从阴道中流出「口水」来,顺着阴毛慢慢地滴到床上……「肏我啊!别逗我了,好吗?」

  林大力挺动下身,粗大的鸡巴带着一股风一下子冲进陈忠萍的体内。

  林在陈忠萍的后面,像上满发条的轴承,从慢到快做着活塞运动,粗大的鸡巴在洞口滑进滑出,带出来大量的淫水,沾连到两人的身体,竟然多得将两人大腿内侧都打湿,顺着大腿缓缓流下来,泛起淫靡的光泽。睾丸还不时地拍打着陈忠萍的阴唇,溅起淫液的浪花……「啊……啊……啊……啊……啊……啊……快……快……我……我要!!!要……肏死……我了……好……好……快……啊……」陈忠萍几近疯狂的喊叫。

  「哦,骚屄,肏死个骚屄!」

  「啊快……快……我……我要……肏死……我吧……好……好……快……啊……使劲肏我……啊!——啊!——肏死我……肏死我……哎哟……啊!……好鸡巴……肏我……啊……啊……啊……啊……肏……肏……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啊……快……我……要到了……啊!!」林叫喊着。

  「啊……快……玩……死我……了……我……的小……屄……对……肏……啊……天呀……快……啊……啊……死……死了……射吧……射进来……」陈忠萍疯狂地摇着头,卖命地向后耸动屁股,迎合着林的抽插,同时嘶哑地喊出埋藏在内心的澎湃的欲望。

  林的鸡巴又快速的抽插了几下,然后紧紧地顶在陈忠萍的阴道中,屁股一耸一耸地,将亿万的精子射到她的子宫中,陈忠萍在滚烫的精液的冲击下,又一次高潮了。

  短暂间隔的两次高潮,使陈忠萍的阴精疯狂的迸射出来,两个人同时瘫软到床上。林的鸡巴在陈忠萍的阴道里慢慢变软,好像恋恋不舍地慢慢地从她的阴道中滑出……

  当天跟陈忠萍在阴道里一共连搞了三炮,浴室里的那发还不算。而陈忠萍似乎也觉得好像要把自己完全投入在这最后一次的疯狂性爱里,不但配合林用尽各种性交姿势,连自己从没有做过的口交,也在林的怂恿下,帮他吹了两次喇叭,外加一次肛交和一次乳交。

  陈忠萍感觉太舒服了,从那以后每次回随州都会去找林搞一天,直到林一次强奸被女的报案被抓吃了子弹。

  说完了,陈忠萍似乎兴奋起来,她从床上跪了起来,玉手拨了拨乌黑的秀发,趴到吴身下,娇靥一仰,媚眼斜睨了吴一眼,充满淫浪之意……

  吴的大鸡巴这时点在她艳红的嘴唇旁,她用小手握住大鸡巴,伸出香舌舐了舐龟头上的马眼,把大鸡巴在她粉颊旁搓了几下,一丝淫液黏黏地从龟头上到她的脸颊边拉了一条长线。

  「嘤!」的一声娇喘,打开殷红的小嘴儿,「咕!」的一声,就把吴的大龟头含进她的口里,她的小香舌在的她小嘴里卷弄着吴的大龟头,一阵舒爽的快意,使鸡巴涨得更粗更长。

  接着陈忠萍吐出龟头,用手握着鸡巴,侧着脸把吴的一颗睾丸吸进小嘴里用力地用小香舌翻搅着,含完一颗,吐出来又含进另外一颗,轮流地来回吸了几次,最后张大小嘴,干脆将两颗睾丸同时含进嘴里,让它们在她的小嘴里互相滑动着。吴想不到陈忠萍口交的技术如此的好,被这种香艳的口交刺激得龟头红赤发涨,鸡巴暴涨,那油亮的大鸡巴头一抖一抖地在她的小手里直跳着。

  陈忠萍吸着睾丸一阵,转移阵地竟然舔起吴屁股沟的屁眼,掰开两片屁股,伸出小香舌在屁眼上来回舔弄着,又刺激得吴全身酥麻,连鸡皮疙瘩都竖了起来。吴从未有过的爽快,陈忠萍是第一个主动舔他屁眼的女子,看的出陈忠萍真的接受了吴,她从内心里把吴当成了她的情夫了。

  吴见陈忠萍这样抛开一切羞耻之心来满足自己的媚态,心里真是感动极了,不由调整一下位置,伸出右手揉上她的奶子,她更是卖力地舔着的阴部和屁眼。
  吴半躺着享受陈忠萍这美少妇吹箫的服务,大鸡巴一阵阵的抖颤跳动着。陈忠萍嘴一张,又吸住龟头,一阵拚命地吸吮,吴不由得爽着道:「对!……快……骚货……用……用力的……吃……吃我的……大鸡巴……啊……好爽……喔……」

  一会儿,陈忠萍小嘴儿里含进了吴大半根的鸡巴,真不知她的嘴里有多深呐!
  陈忠萍这时拚了劲,不怕顶穿喉咙似地含着吴的鸡巴直套弄着,美艳的娇躯在吴胯下狂扭着,只吸得吴抱紧她肥嫩的大屁股,身子一抖,龟头上的马眼一松,一股精液狂喷而出,都射进她的嗓眼里,每一滴都被她吞下肚子里去,小嘴儿继续舔着那直冒阳精的大鸡巴,让吴丢得更舒服。

  吴喘着粗气靠在床背上,陈忠萍的小手兀自轻轻的摸着大鸡巴,吴感到好舒服。陈忠萍扬着性感的小嘴好不容易才将精液吞下肚,可是仍然有几条呛喷出来的精液白丝挂在嘴边。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观阴大士 金币 +12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